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背叛者妻子
    背叛者妻子

    背叛者妻子

    一番激戰過后,瑪麗八爪魚一樣的纏在埃維的身上,二人的下體還結合在一起,每一次呼吸她都可以感受到自己腹中那滿溢的精華在擠壓著自己的子宮壁。

    每一次呼吸都會有一陣快感從下體傳來。

    「這是我有生以來最美妙的一次了,不過我最好出現在宴會上,不然他會來找麻煩的。

    」瑪麗覺得自己已經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想要永遠的留在這個男人的身旁不離開。

    但是她的丈夫正在樓下,如果不想有什么意外發生的話,瑪麗覺得自己最好還是忍痛離開,自己和這個新的情人以后還有很長的日子可以在一起,但不是此刻。

    埃維的雙手還扣在瑪麗的雙臀上,讓她根本無法把下體抽離出來:「我們以后還會再來這樣瘋狂一次么?」和這樣一個女人做愛的感覺可比與那些廉價的妓女在一起要好多了,如果是那些妓女的話,恐怕早就在完事以后拿錢走人了,不會在床上在溫存這么久的時間。

    此刻已經盡興的他已經在期待下一次的幽會了。

    瑪麗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對他說道:「當你開始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以后你可能早就把我忘記了,你有一根那么巨大的陽具整個阿貝爾男爵領地乃至于整個帝國的貴婦都會爭先恐后的想要爬上你的床的,相信我。

    」埃維用力的在她的下面又挺進了幾下,才把她放開,把燭臺上的蠟燭取下來一根送入了瑪麗的體內,一直到連根沒入,才把她擁入懷里:「但是,我現在的心,可是全都在你的身上了。

    以后的事情不要交給現在來煩惱。

    」宴會已經進行到了深夜,埃維和瑪麗才先后出現到在公眾面前,那群貴族小姐們看到春光滿面洋溢著幸福笑容的瑪麗與丈夫擁抱在一起的樣子,不禁再次對她鄙夷了一番。

    但是大家手里都有對方的秘密,有些事情還是不要捅破的好。

    誰也不想在和自己的情人在床上激烈運動的時候因為其他人的告密被自己的丈夫抓個正著。

    不光那些貴族們有自己的交際圈,那些準男爵、騎士和有錢人們也有自己的圈子。

    她們看到瑪麗去了樓上這么久才下來,紛紛八卦的想要打聽一下,埃維的性能力究竟多么強,才能堅持這么久的時間。

    瑪麗炫耀似的讓她們把手掌放到自己的小腹上,去讓她們感受被蠟燭堵在體內的脹滿的樣子。

    那些女人們紛紛向她表達了自己的羨慕之情,更有大膽的人已經摩拳擦掌的想要去和埃維約一個時間親身實戰一下了。

    把自己積攢的情欲都發泄掉的埃維也回到了杰西卡的身邊,讓那些主動的女士們無從下手了。

    作為宴會的主持人,杰西卡在發現埃維與瑪麗一起消失在會場之時就已經知道了他們之間要發生什么事情,雖然她并不喜歡這種濫交的行為,但是為了融入這群人之中她也不得不默許了這種行為的存在。

    而且,在埃維還為自己效命的時間里,那群女人想要把自己的護衛借來讓她們自己來使用的話,到時候她還可以掌握一些主動權,去達成自己的目的。

    「下次再做這種事情不要帶到房間里去,我不希望我隔壁的房間有人在做這種事情。

    」杰西卡只是略微對他警告一番,就把他放過了。

    杰西卡已經覺得有些累了,剩下的繁文縟節都交給管家去處理吧,她現在只想回到房間關死門,好好地清靜一下。

    回房的路上必然要路過埃維的房間,從未和男人親密交流過得她,覺得那扇虛掩的房門有著莫名的吸引力。

    還沒走進房間就聞到了男人女人發情的荷爾蒙的味道,凌亂的床褥上還有腥臊的液體殘留,這種氣味沒有引起自己的反感,反而還有一些興奮。

    在床邊沒有關上的柜子抽屜里面,還有殘留著瑪麗體溫的貼身內褲,杰西卡沒想到看起來端莊的瑪麗的外表下,穿著如此淫蕩的內衣,黑色的薄紗上面裝飾著花紋和蕾絲邊,把女人最隱私的地方暴露的一清二楚。

    鬼使神差下,她把那個內褲收了起來,做賊心虛的離開了埃維的房間。

    宴會上的埃維已經成了瑪麗的朋友們之間的搶手貨,她們的婚姻大多都是一筆交易,一具美妙的肉體就這么淪落到了那些缺乏鍛煉、持久力低下的男人手中,與他們做愛簡直就是隔靴搔癢,被撩撥起來的情欲折磨的這些女人把目光投向了那些在自己身邊的傭人或者是其他的可以滿足她們的男人身上。

    在性能力低下已經成為了貴族男人們的通病以后,女人們只能去和那些血統低劣的男人媾和。

    如今有這么一個身懷寶具的高貴的魔法師在眼前,她們當然不能放過。

    被花叢淹沒起來的埃維手上沒有閑著,在那些圍在自己身邊的女人身上揩油。

    與他們講述冒險者們相互解決生理問題的時候研究出來的種種技巧姿勢。

    僅僅是聽聽這些狂野的東西,就讓那些只知道傳教士姿勢的女士們的心如小鹿一般亂撞。

    展露著自己性感的一面來得到埃維的青睞。

    在隔壁廳坐在一起吹著牛皮的男人們,正沉醉于炫耀自己的地位或者金錢,女人對他們來說只是生育和發泄的私人用品。

    隔著那群女士們,他們根本沒有注意到埃維的存在。

    只是以為那群女人還在聊著那些愚蠢又無聊的問題。

    埃維已經隱隱成為了宴會的主角,一些八卦的貴族小姐們在打聽到了埃維的強悍以后,也開始熱衷于炫耀自己與埃維曾經用怎樣怎樣前所未見的姿勢度過那些美好的時光,當然她們所說的是真是假,就有待商榷了。

    宴會過后,對于埃維魔法力量來源的研究再次提到了杰西卡的議程。

    她把埃維帶到了魔法部讓他來系統的學習練習自己的魔法能力。

    而她自己則和一群老學究在暗處觀察記錄埃維的一舉一動,好像一個動物學家發現了一個珍惜的物種。

    「在以太時代,宇宙之間充斥著以太,那些先民可以不用依賴任何的媒介來釋放魔法,在無數的歲月之后的煉成時代,以太與人類的親和力越來越低,人們在古老的遺跡中發現了陣法與其衍生出來的技術,讓魔法的使用變得容易起來,這些知識被發現的人取名為煉成魔法學。

    煉成魔法的發現推動了整個人類文明的進步,讓人類在與其他種族的斗爭之中獲得了巨大的優勢,把最肥沃富饒的土地納入囊中,建立了幅員遼闊的神圣羅馬帝國。

    自那以后人類的歷史從與其他物種的斗爭之中變為了人類與人類的廝殺、陰謀、爾虞我詐,不可一世的神圣羅馬帝國就在這樣的背景下,土崩瓦解。

    人類的歷史就進入了現在的群王時代,每一個帝國的國王都分封著自己的貴族們,安居一隅。

    異族的力量也開始了死灰復燃。

    」讓埃維能堅持聽著這樣的長篇大論到現在的是,正在講授歷史的那個成熟女性的胸前不停抖動的兩團乳肉。

    在瑪麗身上嘗到甜頭的他已經不會去在意那些庸脂俗粉了,當他把一個又一個自己不敢想象的高貴的女人在床上征服以后。

    當然那兩派的女人們都紛紛想把杰西卡拉入自己的圈子里面,血統派聲稱她的體內流淌著的是阿貝爾男爵的血,自然應該與她們站在一起。

    金錢派們則與她一起回憶那些被貴族們冷落的往事。

    雖然至今為止杰西卡沒有獲得什么實質性的利益,不過那些被送到自己府上的各種禮物與邀請都被她照單全收了。

    埃維在魔法部的日子讓他的魔法能力突飛勐進,已經學會了如何保護自己與隊友免受自己魔法的波及。

    但是杰西卡他們依舊沒有在他的身上找到絲毫線索來解釋他變得如此強大的原因。

    「或許這是神賜給他的禮物吧。

    」魔法部分部部長在失去了耐性之后把這件事情蓋棺定論了,雖然魔法師們不是虔誠的信徒,但他們寧可以這個理由來解釋,也不愿意承認這個曾經生活在社會底層的渣滓血統優于自己。

    他那源源不斷的魔法力,幫助了許多魔法師們完成了自己設想的一直無法實現的研究,對于他的貢獻,魔法部也正式授予了他魔法師的身份,而不是那種外面有點魔法天賦就自稱魔法師的江湖騙子。

    憑著這個身份他已經可以和那些貴族體系邊緣的準男爵和騎士們平起平坐了。

    當然那些與他癡迷的女人從來就沒有在意過他是不是一個有著正式地位的魔法師。

    女人們關心的只是她們在床上的時光是否令人難忘。

    因為埃維與瑪麗的長期關系,讓瑪麗的丈夫大衛歐文與他成為了好友,這一位新晉的名人沒有那些貴族們的臭毛病,讓大衛對他感到親切許多,花了不少錢來結交這一位魔法師先生。

    綠寶石礦已經開采出了第一批,大衛毛遂自薦的來到了阿貝爾府,商談收購綠寶石的事情。

    有了埃維和瑪麗的幫助,雙方愉快的達成了協議。

    在共進晚餐的時候,瑪麗趁著自己丈夫不注意在他的酒中下了迷藥,在酒力的揮發下,管家與埃維一起把死豬一樣的大衛拖到了客房丟到床上。

    在管家離開以后,瑪麗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感。

    跪倒在埃維的面前,掏出了那根寶貝親吻起來。

    她的熱情很快有了回應,那個嬰兒手臂一般的,被瑪麗塞進了嘴里。

    她一個人在家里已經練習過許多次了,如今她還是覺得有一些艱難。

    她放松喉嚨,讓那東西一點一點的進入了自己的食道里,她的脖子也隨著深入一點一點的被撐起了一條山梁。

    肺內的空氣已經堅持到了極限,瑪麗不得不把寶貝吐了出來大口喘息,眼睛都脹的通紅。

    休息過后瑪麗進行了第二次的嘗試,那腥臭的味道已經讓她的小穴濕潤起來。

    被男人的肉棒把自己的嘴當做肉穴一樣使用,讓瑪麗性奮不已,或許是開始發情以后人會有些變化,這一次她終于把肉棒全都喊了進去,從下頜道前胸,鼓起了一條又粗又長的肉丘,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東西在跳動著。

    把肉棒退回口中換了口氣,這一次瑪麗豁出去了,讓那根東西一路到底。

    她感覺整個人都被那炙熱的肉棒刺穿了,自己已經成為了一個沒有感覺的用來泄欲的工具一般,已經不在是一個女人。

    雙手扶在埃維的股四頭肌,瑪麗低著頭在他的身下一陣吞吞吐吐。

    這樣強烈的感官和心里刺激,讓她覺得比被這東西塞到下面還要爽。

    而埃維此刻也是痛并快樂著,即使瑪麗竭力吃下了自己的寶貝,但是這里可是比小穴要緊了不知道多少,他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覺到瑪麗整天食管的環形肌為了把這個異物排出去,在不停的收縮。

    勒的他有些疼痛。

    但是這樣一個美少婦跪在自己面前下賤的用嘴來服侍自己的同時這個蕩婦的丈夫就在不遠處,如此刺激讓他險些敗下陣來。

    瑪麗也意識到現在的自己還不夠熟練,這樣下去就算把自己憋死也沒用。

    她站起來轉過身去把裙子掀起來扎在腰間,彎腰下去雙手撐在床上分開雙腿。

    學著街邊的母狗求偶的動作,搖擺著自己的屁股,還發出嗚嗚的聲音。

    令埃維沒想到的是,瑪麗下體的兩個洞早就被東西塞住了,上面的那個洞被一個水晶塞子塞住了,在塞子地步還裝飾了動物的毛皮像一條尾巴,而下面的洞就更刺激了,干脆直接塞進去了一個玻璃杯,放眼看去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肉壁的褶皺和盡頭的那個禁閉的小嘴在不斷的蠕動擠壓吸允著這個玻璃杯。

    自己只是隨口瞎編的東西沒想到瑪麗竟然真的按照自己說的做了出來,出于對女人身體的好奇,他直接把瑪麗雙腿掀了起來,搭在自己的肩上,抓著玻璃杯來蹂躪瑪麗的小穴,看著里面的粉肉蠕動收縮扭曲。

    「啊,不要再玩弄我了……快……快插進來吧,主人……你的母狗……阿……想要主人的肉棒。

    」瑪麗被玩弄的嬌喘連連,央求埃維把肉棒賞賜給自己。

    埃維對于這美妙的景象還沒有欣賞夠,不斷加大玻璃杯對瑪麗的刺激,突然那粉嫩的小口張開噴出了一股液體就這么滯留在了里面,些許的混濁帶著白色的泡沫。

    被男人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小穴里面的每個細節,即便是瑪麗這樣的老司機也羞怯起來變得敏感不已,高潮到來的毫無預兆,瑪麗的雙手一軟就從床邊滑了下來,兩團乳肉直直的拍打在了埃維的身上,他也沒有預料到瑪麗會突然松手,瑪麗的玉腿就這么加緊著埃維從大腿一直滑到了小腿才被腳背勾住了。

    這從整條腿上緊貼著滑過的奇妙感覺,讓他的下體一下子挺立起來,抽打在了瑪麗的臉上啪啪作響。

    一時興起的塔干脆前后搖擺起來,可憐的瑪麗全身都靠腳背勾住了,還要被那根粗大的寶貝抽打。

    杯底的小嘴一抽一抽地泄露了自己主人的變態愛好。

    看著這一雙玉腿上的肌肉不斷變換著來平衡自己的前后搖擺,在這種最原始的力量的美的催化下埃維的下體已經變成了一個燒紅的鐵棒。

    瑪麗被粗暴的倒掀到床上,她被抽打的眼神迷離,臉上還殘留著沉醉的笑容。

    捉住她的一條腿把它拉到自己身邊,用力的拔出那個玻璃杯時還法出了啵的一聲。

    小穴已經被撐得收縮不起來了,里面是一片汪洋大海。

    不用任何準備埃維抱住她的那只腿讓她半個身子都懸空起來,開始了自己的活塞運動。

    讓她整個人都隨之搖擺。

    「阿……恩阿……」瑪麗的呻吟變得怪異起來,彷佛是用力把空氣從肺部擠出來的時候發出的雜音,又好像是被捏住了脖子的鴨子的慘叫。

    不過埃維知道,這恐怕是因為她現在爽的腦子已經壞掉了才這樣的,她抓緊著床單,每一次抽查下體都會飛出一陣陣水花。

    埃維在心里對大衛說著抱歉:「你的妻子全身上下所有能使用的洞都變成我的形狀了,以后你可就沒洞可用了。

    」身體卻在越來越用力。

    伴隨著射精時的一股股熱流的沖擊,此刻的瑪麗張大嘴巴好像要吶喊的樣子,卻沒有發出一點點的聲音。

    射完以后,埃維又用力的補了幾下才把已經被玩壞的瑪麗的誘人大腿丟下,讓她半個身子掛在床外,精液從小穴里面溢出一直流到了地上。

    整個場景淫靡不堪。大衛在阿貝爾府上的客房里酣睡了一整夜,第二天清晨早早的醒了過來,就發現自己的妻子四肢大張的躺在自己的身邊,小穴大大的張開,里面已經積攢了厚厚的一層精液。

    他還以為自己在昨夜飲酒之后重振了自己的男人雄風,把這個天天想要榨干自己的女人干翻了。

    他決定要把自己發現的這個秘密,告訴自己的那些狐朋狗友們。

    「阿貝爾特制陳釀,讓你金槍不倒」。

    這個廣告詞聽起來似乎不錯。

    一會見到阿貝爾小姐一定要去和她好好商討一下推廣的事情。

    「昨天晚上你可真是威風,瑪麗的叫聲讓我們整個阿貝爾府的人都徹夜難眠。

    」在花園中,埃維遇到了心情大好的大衛,向他來打招呼。

    實際上他整夜都在瑪麗的身上耕耘著,直到大衛有了蘇醒的跡象他才從窗戶翻了出去,那鎖好的房門自然是為了緩解大衛的疑心。

    大衛整夜都在那張不停抖動的床上,休息的很差,他只當做是自己在晚上透支了體力的原因:「那要多虧了阿貝爾莊園特供的葡萄酒啊,你不知道我喝了那酒以后有多么神勇。

    對了,杰西卡小姐在哪里,我想收購一批這種葡萄酒。

    」「她一早就去魔法部了,聽說最近的大清洗要鬧出大亂子了。

    」埃維一邊與大衛交談著,一邊與在遠處勞作的女仆眉來眼去。

    「如果你真的喜歡的話,你帶一些回去她不會介意的。

    」「哈哈哈,那就太好了,有機會我們帶上它,我要帶你去銷金窟。

    」魔法部的議會大廳里,那些一直泰然自若的老學究們已經顧不上自己的形象,險些爭吵到發生武力斗爭。

    事情起源于鐵赫拉伯爵領土上的魔法部分部被傭兵團利用反魔法陣俘虜了所有的魔法部成員,并直接處死了那些混血兒和異族們。

    這是一個很危險的信號,誰也不能打包票那群瘋子一樣的冒險者們不會效彷他們的前輩。

    「如果我們再保持沉默!下一個受害者!就在我們當中!」一個侏儒魔道學者直接爬上了會議桌,指著坐在他對面的那群主張自保的人類法師。

    「難道他們在殺光了我們以后就會輕易的放過你們不畏懼你們的報復么!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滿腦子都是利益!」「那請問侏儒先生,你除了每天在實驗室欣賞你的寶石收藏以外還做出了什么偉大的事業?」被他指著鼻子的一個年輕人類法師也站了起來反駁「不如滾回你們的地洞里面去,那里可要安全得多,還不用擔心會有人偷走你的收藏。

    」「你這個只知道剽竊前人成果的白癡懂什么?你滿腦子都是怎么去討好那些貴族老爺們來讓自己過得更舒服一些。

    」坐在一旁的精靈看不下去這樣無意義的爭吵,一把提起了那個小東西把他塞進了自己的位子上,不過他還是彈出腦袋揮舞著自己的拳頭「想要嘗嘗我在寶石工藝上的成果么!我會把你那根無用的樹枝變成灰燼!」「肅靜!」渾厚的聲音穿透所有人的耳膜,回響在他們的腦子里,本來以為他們很快就會結束爭吵的分部部長發現那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有件事情我要說一下,根據最近的消息,那群強盜們把所有的魔法師們都鎖在了魔法部大樓里放火燒死了所有人。

    」哀痛的消息,不管是人類還是異族都陷入了短暫的哀悼中。

    部長隨后說道:「現在的大清洗已經不再只是針對于那些潛伏在我們身邊的邪惡種族了,它已經變成了暴徒們用來掩蓋自己暴行的遮羞布。

    如果有人還想置身事外,我可以出一份推薦信把你送去你想要去的地方。

    」就連之前叫囂的很兇的年輕法師們也緘默其口,在這種時候如果臨陣脫逃,那么自己的余生將會成為魔法界笑柄。

    等待了幾分鐘以后,見沒有人提出申請,部長示意杰西卡發言,杰西卡從懷中取出了一封信,讓大家傳遞下去:「這一封信是向我們的國王勸誡終止鐵赫拉伯爵掀起的大清洗行動的,大家在閱后可以選擇簽上自己的名字,也可以拒絕。

    我會借用阿貝爾男爵的名義將這封信送到國王的面前的。

    」閱覽信件的人們,紛紛開始低聲議論起來,其中的絕大多數人都把自己的名字留在了上面,這讓那些沒有簽名的人更加尷尬了。

    「你憑什么相信國王會聽你的話?」之前那個年輕法師看完了信件以后質問道。

    杰西卡看著他一臉蠢樣,鄙夷道:「如果國王的意識還清醒的話,他應該知道在整個帝國的各個魔法部中,異族占了多大的一部分。

    如果把他們全都趕出了國土。

    其他的國家會很歡迎這些魔法師的到來的,當然,你除外。

    你只是一個活在家族蔭蔽下的廢物而已。

    」「你這個雜種女人!你的身體里面流淌的都是骯臟的血液!」年輕法師臉色怒變拍桉而起,手伸進懷里抽出法杖對準了杰西卡「去他媽的精靈!去他媽的侏儒!在這片大陸上只有我們人族才是最強大的!」說罷他揮舞起自己的法杖想要對杰西卡發動攻擊,在他法術成形的前一刻,他就被杰西卡的法術打中不斷縮小變成了一只倉鼠,站在會議桌上,高高的抬起兩只前爪吱吱吱地叫著。

    「以下犯上是死罪,你的家族為什么會把你這種白癡送到魔法部來。

    」杰西卡把那只倉鼠捉進了腰間的透明罐子里扣好了金屬扣環。

    「好了,杰西卡,懲戒過這年輕人就把他放了吧,現在惹麻煩的時候,我們有更麻煩的敵人要對付。

    」信件傳了一圈已經到了部長手里,他在上面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以后裝進信封用紅蠟封好蓋上了自己的戒章交給杰西卡。

    「在事情有好轉之前,我宣布這座大樓無限期關閉,有了新的消息,我會通知大家,散會。

    」在杰西卡回到住所時已是中午,信已經在前往帝都的路上了。

    對于埃維的研究,她翻遍了所有的古書也沒有找到絲毫的線索,不得不暫且擱置了,而且她也認為這個在自己府邸亂搞的人該滾蛋了,她作為一個魔法師的實力不輸于這個怪胎多少。

    而他總是這么亂來早晚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但是當見到了埃維之后,他把他和大衛一起草擬的葡萄酒合同交到了自己手中以后,她也開始動搖了。

    「這個靠下半身思考的家伙,也許還有些用。

    」意外總是不期而至,今夜,一群冒險者們舉著刀劍與火把將阿貝爾男爵府邸圍了起來,要他們把逃進去的精靈刺客交出來。

    管家上去交涉了一番才明白,那個精靈刺客把本地規模最大的冒險者組成的傭兵團的團長殺掉了,一直被追殺到了圍墻外,她才消失不見。

    現在住在這幢建筑物的女主人體內流著一半那個兇手同族的血液,自然會把兇手藏在府內。

    管家趕忙動員所有的傭人去搜索那個刺客的藏身之所,如此騷亂自然驚動到了待在圖書館里的杰西卡,她讓人去把埃維叫醒隨時準備和那群強盜作戰,自己則在各個隱蔽的房間里,尋找那個刺客的蹤影。

    忽然她覺得自己與世界的聯系被某種東西隔開了。

    「該死,他們竟然布置了這么大的反魔法結界。

    」埃維看一時半會還打不起來,干脆到花園里去搜搜看能不能找到那個刺客。

    在那蜿蜒迂回的植被之間穿行的時候,一把冰冷的匕首橫在了自己的脖頸上。

    「如果我是你,我會選擇保持安靜。

    」那抑揚頓挫的動聽嗓音,是屬于精靈的天賦,那輕柔的聲音,讓埃維甚至忘記了自己的生命已經掌控在了別人手里。

    「你可以放心,我的雇主是杰西卡小姐,她也有一半的精靈血統。

    」埃維趕忙表明立場想要穩住她。

    那精靈把埃維的法杖繳獲以后才把匕首收回小腿上的皮囊里:「帶我去見她,我一個秘密需要有人幫我傳出去,事關人類與精靈之間的和平。

    」「那最好不要告訴我,這么大的事我看擔不起,跟我來吧。

    」就在此時反魔法結界開始生效,那個如驚弓之鳥的精靈刺客,瞬間就鉗制住了埃維。

    「嘿,嘿!我什么也沒做,不要緊張,你的敵人還在墻外面。

    」埃維一動都不敢動,背后傳來的兩團柔軟的觸感,讓他確信這個一直隱藏在黑暗中的精靈,是一個女性。

    精靈似乎也反應過來這個被自己制住的年輕男人是一個魔法師,在反魔法結界中,他甚至比自己還要弱小,隨即放開了他讓他繼續帶路:「這就是你們人類最卑鄙的發明——反魔法結界,你們用這東西屠殺了我們多少的同胞。

    」「這些事情,不是我這樣一個下等人操心的事情,想要報仇就去找兇手吧,我可是一個精靈都沒有殺過的好人類。

    」「好人類?」那女精靈笑了起來,如同銀質圣鈴一樣的動聽:「很有趣的比喻。

    」二人和察覺到了反魔法結界沖出房子的杰西卡遇見了,來自于血脈中的共鳴讓二人不需要言語就確定了對方的身份。

    「請你把我的護衛放開,不然我就要對你不客氣了。

    」精靈刺客把埃維推到一邊,他的用途已經結束了:「你身上的精靈血統,比我要高貴。

    我有一件天大的秘密要告訴你,前提是你要用你的精靈血脈對叢林之神發誓。

    」「我不想聽什么秘密,你可以選擇自行離開,或者我們把你交出去。

    」杰西卡對于那些精靈們的傳統嗤之以鼻,就是因為相信那些誓言,他們被其他種族欺騙了多少次。

    「我在人類世界的名字叫做塞西莉亞,有人類想要挑起與精靈的戰爭,借此改朝換代,不管你是人類還是精靈,我想這件事請,都與你有關。

    」塞西莉亞知道自己已經到了窮途末路,在反魔法結界里面她是不可能從外面厚厚的人墻中逃出去的,與其帶著秘密死去,不如孤注一擲。

    杰西卡思忖片刻,叫來管家去拖延一下那群冒險者的情緒,叫上埃維和塞西莉亞一起來到了地窖里。

    「埃維你去確保地窖口外沒有人在偷聽,」杰西卡帶著塞西莉亞又從地窖轉入了一間密室當中。

    埃維則百無聊賴的坐在地窖的樓梯上打起盹來,半夜被叫醒的他,那骨子里的冒險者的懶惰又發作了。

    當他被推醒的時候看到的是兩個美人的面若冰霜,杰西卡和塞西莉亞在里面討論的事情彷佛很重要,自己在這里偷懶似乎有些過分了。

    「告訴管家,讓所有人拿起武器,隨時準備和那群冒險者作戰!」杰西卡命令埃維道。

    「發生......」「你不需要知道!」不等埃維詢問,杰西卡就丟下一句話和塞西莉亞離開了。

    「嘿!我的魔杖!」一聽到要打起來了,他才想起來自己的魔杖還在那個精靈的懷里。

    「在反魔法結界里,它和一個木棍沒有區別。

    」當所有的男仆女仆都拿起了各種工具作為武器齊聚在正門前的樓梯上,塞西莉亞從她雙峰的夾縫之中,把那根象牙魔杖抽了出來,上面還殘留著草木香氣和余溫。

    「他們要把殺死首領的兇手保護起來!兄弟們殺進去!」塞西莉亞與杰西卡還有那些全副武裝的傭人們一同出現在傭兵團的人面前的時候,那群冒險者就明白了情況,不用顧忌男爵臉面的沖破了大門揮舞著武器殺了進來。

    沒有了魔法師,這群沒有經歷過鮮血的貴族奴隸們又有什么戰斗力呢。

    看似毫無懸念的戰斗,隨著一陣強光閃耀,還未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以埃維為中心那漆黑夜晚中的炫目白光,讓所有正在沖鋒中的傭兵們失去了視力。

    在反魔法結界中不可能出現的魔法師的閃光術,讓那群烏合之眾如無頭蒼蠅一般東奔西逃。

    被身為奴隸的傭人組成的雜牌軍一一制服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