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羞辱轉化快感
    羞辱轉化快感

    羞辱轉化快感

    滄虹小區是一處貴族領地,里面都是紅瓦小別墅,設計精巧別致。

      張鳳嬌開車進入后,將車停到了公共停車場,然后盡量自然的走進去找到8號樓。找到8號后,她剛想要按門鈴,那門就自動打開了。張鳳嬌小心走進去,門又“嘭”地關上。然后就看一個男人從樓梯走了下來。

      張鳳嬌看到那人勃然變色,“怎么是你?!”

      “啊!當然是我!”那男人正是劉燕青,“當然,不只是我!”

      劉燕青說完,后面有接連跟著他走下來幾個男人,都是有名的大毒梟。

      “你……你竟然勾結這幫混蛋來害我?!”張鳳嬌瞪圓了雙眼,看著劉燕青,眼中的怒火似乎都能噴出來了!

      劉燕青笑瞇瞇地走到張鳳嬌跟前,而其他人像是商量好一般,有的坐在了沙發上,有的則是拿出紅酒慢慢品味,眼睛都看向這邊,一副要看戲的樣子。

      “呵!我可不只是要害你!”劉燕青瞇起眼笑,“我還要操你!”說著劉燕青伸手抓住張鳳嬌的衣服,猛地一撕。就聽“刺啦”一聲,張鳳嬌的衣服就被劉燕青撕開了。張鳳嬌變了臉色,想要反抗,可只要她稍微走動,內褲和雙腿給予陰蒂的摩擦就讓她全身發軟。而就在她愣神的時候,劉燕青更是毫不客氣的將她的胸罩扒掉了!

      那如同白饅頭似得乳房,讓所有的男人都移不開眼。劉燕青更是毫不手軟直接捏了上去,使勁揉搓。沒有幾下,就見那乳頭就噴出了乳汁。

      張鳳嬌想要將劉燕青推開,可伴隨著劉燕青的揉搓而來的就是強烈的快感,讓她的“推”看上去就像是“欲拒還迎”,劉燕青看她這樣就更是毫不客氣的直接咬上了她的乳頭,直接吸吮起來,一手伸進她的裙子,抬起她的一條大腿,另一只手則隔著內褲揉捏著張鳳嬌的陰蒂。

      “啊……啊……不,不要!嗯……”張鳳嬌嘴里發出不明意義的呻吟,而劉燕青則是喝了幾口乳汁后,惡意地譏諷:“什么不要,分明是想要得緊!看看你那淫蕩的小屄,都淫水泛濫了!真該讓咱們的同事好好看看你這副淫蕩的樣子!”

      “不……那不是……啊!”張鳳嬌一聲尖叫,原來是劉燕青終于忍不住,掏出他的大雞巴,直接捅進了張鳳嬌的陰道里。

      瞬間,血水摻雜著淫水從張鳳嬌的腿流下來

      張鳳嬌因為撕裂般的疼痛而臉色發白。

      但顯然,劉燕青不會在意這些,肉棒在進入張鳳嬌的同時就快速的抽插起來。

      張鳳嬌疼的撕心裂肺,與此同時,還有那種她瘋狂的屈辱感。這種感覺讓她忍不住破口大罵:「劉艷青,你個畜生,你個豬狗不如的東西。」張鳳嬌瘋狂的罵著,劉燕青卻不管不顧,一邊抽插,一邊笑呵呵地湊到張鳳嬌的耳邊說:「你還是留些力氣待會兒再用吧。」說著,便猛然一挺。

      張鳳嬌被這一挺弄得有些喘不上來氣,更令她驚恐的事,她的疼痛已經全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要將她埋沒的快感。

      這種快感讓張鳳嬌更加覺得屈辱,這種屈辱更加深了她的快感,只是明明感覺到快感的巔峰,卻莫名其妙的卡在了一個點上。

      張鳳嬌承受著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又因為她的快感她的陰道又在不斷的收縮,這樣使得劉燕青舒服的瞇起了眼。只是劉燕青的持久力很強,過了很長時間才射精。

      當劉燕青噴發后,張鳳嬌大喊道:「不!」也達到了高潮,而且伴隨著高潮,還有小便失禁。

      張鳳嬌高潮之后,腦子里一片空白。

      而劉燕青像是早就預料到了一般,射精后便立刻抽身向旁邊一閃,竟是躲過了。

      「嘖嘖嘖,隊長這么爽嗎!竟然都被我干的小便失禁了。」劉燕青嘲笑著問。

      張鳳嬌剛回過神就聽到了這句話,頓時羞臊得恨不得鉆進地縫里。

      劉燕青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沒等張鳳嬌反應過來,就抓著她的頭發,一把將她按在地上:「張隊長,這棟別墅我平常都愛惜得緊!所以還是請張隊長舔干凈才好!」說著劉燕青就將張鳳嬌的頭按在地上,迫使她的臉埋在地下的那灘尿液里。

      張鳳嬌的臉上都是自己的尿液,她當然是不肯舔的。

      劉燕青壓著張鳳嬌,從背后將她僅剩的那個遮羞的裙子和內褲全都給扒了下來。

      張鳳嬌哪里肯讓他如意,死命的掙扎。劉燕青看她不老實,一手按住她的肩膀,讓她的臉貼在地面上,另一只手在她的屁股上使勁打了幾下。

      就聽「啪啪」的幾聲,張鳳嬌全身一震,緊接著就看她全身的皮膚慢慢變紅,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

      劉燕青可不管這么多,看張鳳嬌老實了,便一手按著她的肩膀,一手扶著她的腰,讓張鳳嬌做出跪趴的姿勢。

      而劉燕青則伏在張鳳嬌的背后,將他那再次起立的肉棒狠狠地插入了張鳳嬌的屁眼兒里。

      張鳳嬌慘叫了一聲,原本還通紅的面頰頓時變得雪白,額頭隱隱滲出了汗珠。畢竟屁眼本就不是用來性交的地方,所以即使有幾天的灌腸做準備,還是讓那里撕裂了。

      只是相對于張鳳嬌的難過,劉燕青卻興奮起來。

      被這個女人壓榨了這么多年,現在終于有了出氣的機會。劉燕青使勁兒地在張鳳嬌的屁股上拍了幾下,毫不留情地抽插起來。

      感受著與陰道一般緊致的屁眼兒,還有那不斷蠕動、按摩著他的肉棒的腸壁,劉燕青舒服得幾欲飄起來。

      但他還不忘羞辱張鳳嬌:「張隊長被我干得爽嗎?可別光顧著爽呀!你還得把我的別墅收拾干凈了呢?」說著,劉燕菁再次將張鳳嬌的腦袋按下,「快舔!

      別忘了你還有一些好東西在我手里呢?」張鳳嬌僵硬著身體,感受著背后的人在自己的屁眼里進出,心中的悲憤和恥辱刺激得她頭皮發麻。

      張鳳嬌眼里迸發出怨毒的神情,從牙縫里擠出這么一句話:「劉燕青,你……不得好死!」「啊!放心,我一定死在你后面!」劉燕青大笑著,大力抽插,室內還能聽到肉體撞擊的啪啪聲。

      「看樣子隊長是不在意那那些小玩意兒被其他人知道了?刀疤老大!」劉燕青抬頭,看向坐在沙發上的男人。

      那人臉上有一道刀疤,正是前文提起的那個刀疤男。

      是張鳳嬌恨得咬牙切齒卻總是動不了的大毒梟,綽號:「刀疤。」刀疤瞇眼看著張鳳嬌,嘴角的笑怎么看怎么猥瑣,「狐貍!把那段視頻貼到全國最大的視頻wang站上!」刀疤的聲音很是平穩,可看到他胯間的帳篷就知道他早就欲火焚身了。

      而站在吧臺旁,看戲的眼鏡男嘴角掛著一絲狡猾的笑意,正是刀疤的左右手,綽號:「狐貍。」「明白。」狐貍說著擺弄著吧臺上的筆記本電腦,似乎在打開一個wang頁,張鳳嬌驚慌地抬頭看向狐貍那邊:「不!別!我……我舔!」張鳳嬌說著,顧不上什么羞恥惡心,伸出她那粉嫩的小舌,將她自己的尿一點一點的舔到嘴里。

      「嘖!不給你點教訓就不知道聽話。」張鳳嬌聽著劉燕青的叫罵,心中的屈辱感似乎已經達到了頂峰。更要命的是,屁眼那原本的撕裂痛楚竟也慢慢轉變為了快感,就連舔尿這種屈辱的行為,似乎也轉化成了快感。

      劉燕青一邊抽插,一邊推著張鳳嬌往前爬:「沒想到隊長能尿得這么遠,隊長可要仔仔細細地舔干凈才好。」刀疤看著這兩人的動作,下身早就腫脹得不行了,于是掏出自己拿引以為傲的大肉棒開始擼了起來。

      而張鳳嬌這邊則一邊賣力地舔著地上的尿液,一邊往前爬,還要承受著劉燕青時深時淺的抽插,她從喉嚨里發出無意義的聲音。

      「果然,隊長天生就是被人干的料,看你那淫蕩的樣子,很享受吧!」劉燕青喘息著,「嘿嘿」怪笑著說:「隊長覺得自己的尿好喝么?」聽著劉燕青的羞辱,張鳳嬌已經沒有力氣回答了,她終于將自己撒出來的尿舔干凈了,而伴隨著屈辱,那高潮再次卡在了臨界點上。

      「嘖嘖!隊長太淫蕩了,你看看,你這收拾和沒收拾有什么區別?尿是舔干凈了,卻流了一地的騷水。」劉燕青說著用力挺了兩下,終于到了高潮。

      當精液噴灑到她的腸壁時,張鳳嬌感覺一陣讓她眩暈的快感,這種快感竟是比上一次還要強烈,然后,她竟然又小便失禁了。

      「嘖,隊長是母狗么?怎么總是隨地撒尿呢!快舔干凈。」劉燕青嫌棄地說著,從張鳳嬌的身體里退了出來,將自己的肉棒塞進褲子里,整理了一下衣服,竟又恢復到衣冠楚楚的副隊長老好人模樣。

      相對劉燕青的衣冠整潔,張鳳嬌想到自己一絲不掛的趴在這里,心中的屈辱感更甚。可她現在不敢反抗,還是老老實實地舔干凈自己的尿。

      刀疤看著張鳳嬌這副憤怒屈辱的模樣,那欲火更甚,在劉燕青他們完事兒不久后也射了出來。

      字數:319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