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女神官與老猿
    女神官與老猿

    女神官與老猿


     深夜,年輕的巫女麗奈一個人走在神宮的后山,這地方是神社用來封印妖怪
    的場所,四處都設有強力的結界和封印,一般人也無法隨意進入。但她不是一般
    人,被譽為神宮百年來難得一見的神童,從小就有崇高的地位,大家對她有非常
    高的期待和禮遇,但就算如此,深夜一個人走在這種地方也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封印之地的入口有幾名看守的僧兵正在巡邏,但麗奈并沒有走向那邊,反而
    是往另一旁的樹林走去,那邊有一片不起眼的石壁,她循著記憶慢慢地在四周摸
    索,終於摸到一個小小的機關。

      這條路是從大巫女那邊聽到的緊急使用的秘密之路,神宮里的人幾乎都不知
    道,但身為備受期待的神童,更視為下一任領導大家的巫女,大巫女自然而然的
    就告訴她許多宮內的機密事情。雖然說是秘密之路,但該有的防護一樣不缺,話
    說回來,這種防禦封印對於號稱神童的她來說也不是什么困難的阻礙,她解開了
    封印走進去,然后再把封印設置回去,小事一件。

      穿過密道,后山的封印封印著許多妖怪,藉由四周強力的結界將這些妖物牢
    牢封印在此,四周除了神宮還有大大小小的寺廟,放眼其它地方也沒幾個有這么
    嚴密的防禦,據傳妖怪間還流傳一種說法,稱這地方為妖怪地獄。

      后山的中心封印著強力的大妖怪,但今晚麗奈目標不在這邊,她避開中心來
    到一旁的外圍,那邊有個小小的神社。

      麗奈打開神社的封印,然后重新設置,雖然對自己的能力有信心,但她不想
    發生意外,不然到時又挨大巫女一頓罵。打開像個小型倉庫的神社門,地上有一
    個蓋子,打開之后有道樓梯向地下延伸,這里封印的妖怪不算強大,因此簡單封
    印在比較偏遠的地點,這對麗奈來說也是好事,就算有巡邏也比較不會注意到這
    邊,她拿出複制的鑰匙打開。

      提著燈,麗奈慢慢地走下樓梯,一股濃濃的獸味充斥在地下室,這讓她覺得
    有點噁心,她壓住不快走到陰暗的空間里,最里面的墻上有一個枯瘦的身影,是
    一頭像是猿猴的生物,身上有著黑色的濃毛,他雙手雙腳都被鐵鏈綁著,連結在
    墻上,頭上貼有封條,四周還有法力僧佈下的結界,由於不是具有強大妖力的異
    物,所以神宮這邊并沒有用最高等級的封印,這樣已經足夠。

      麗奈施放法力將他頭上的封條拆下,她曾參予追捕這只妖怪的過程,因此她
    知道這只妖怪并沒有什么戰斗力。

      被解除封印的妖怪慢慢地睜開眼,看了看四周,焦點回到眼前的巫女:「嘿
    嘿,巫女,一個人來這邊有何貴干啊?」妖怪像老人一樣的臉上下打量眼前的女
    人,表情滿是猥瑣。

      麗奈皺著眉頭,實在不喜歡這只妖怪,特別是他盯著自己的眼神。她看著妖
    怪,心里有些猶豫,接下來的舉動如果被神官們知道,一定會受到嚴重處罰,但
    既然都來了,還是要試看看才行。

      「我想請你幫個忙,可以幫我嗎?」她努力有禮貌地開口。

      「幫忙?嘿嘿,哪方面?服務美女我可是很樂意啊!你缺男人嗎?我可以讓
    你欲仙欲死,爽上天噢!」說完舔了舔嘴巴,一臉色相,下體微微的擺動。

      從小備受尊敬的麗奈自然受不了這股氣:「眾神端坐高天原,吾依神漏歧神
    漏美之命,八百萬神等集結……」

      「住手,不要再念了!」受到巫女禱詞鎮壓,妖怪痛苦的扭動身軀,但巫女
    并沒有停止,直到一段時間之后才中斷。

      「嘴巴懂得放乾凈點了嗎?」麗奈冷冷的說。

      「對……對不起,請原諒小人的無禮。」被法力折磨之后,妖怪的口氣也變
    的卑微,『真是個弱小無能的妖怪。』麗奈心想。

      「我記得你和其他同類不同,可以讀取物品對吧?」

      「是的,這是小人的能力。」

      妖怪覺,中國古名玃猿,是一種會讀心術的妖怪,他會把路過人的心聲講出
    來使人畏懼。但眼前這個妖怪是覺的突變,自稱老猿,能力變成是能讀取物體上
    的殘留思念,當初神官們和麗奈收到偏遠的小村落有異怪作亂的消息前去收拾,
    然后抓到了他。

      這只妖怪并沒有什么戰斗力,看起來也沒啥可怕,但能夠讀取物體心思的能
    力在當地造成很大的混亂,之后由於神宮陸續碰到一些大事,因此抓到后便把他
    關在較偏遠的地方簡單處里,隨后也沒有多加注意,畢竟不是什么強大的妖怪。

      「我這邊有個東西,幫我看上面有什么殘留訊息。」麗奈卷起衣袖伸出潔白
    的手,手上有一塊石頭,這是前幾天在石穴中和兇惡的妖怪作戰時殘留下來的。

      「巫女大人的手真是漂亮啊,真想舔一口。」

      「你還想被我的法力折磨嗎?」麗奈怒視。

      「別別別,請原諒小人嘴賤。」老猿害怕的縮了縮脖子,麗奈心想之后要對
    這妖怪嚴厲點,不然真的沒大沒小。

      「那可以請大人替小人解開手上的封印嗎?」

      「你在說什么傻話。」

      「不不不,巫女大人請別誤會,是小人的能力只能用手接觸才有用。」

      「這……」麗奈有點躊躇,雖然說自己法力明顯遠高於他,但解開太多封印
    多少還是會覺得不妥。

      「大人可以只解開一手的封印就好,只要空出一只手就可以了,這樣封印也
    只是少一道。」像是看穿她的顧忌,老猿這樣給了建議。

      「那……好吧!」思索了一會,麗奈下定決心,她比了比手勢將老猿右手的
    鐵鏈封印解除,這是種神宮的禁制術,只需要一些手法就能解除,專門用來封印
    小妖怪的行動。一聲清脆的聲響過后,老猿的右手恢復了自由。

      「這樣可以了吧?」

      「是的,謝謝大人,嘿嘿。」

      麗奈實在無法喜歡他扭曲的笑容,不過為了實驗還是忍住了心情,將手上的
    石塊輕輕丟到了老猿伸手可及的部份,她不想靠近這種妖怪,特別是能讀心的妖
    怪。

      在神宮長期間討伐妖怪過程中,麗奈覺得妖怪的一些特殊能力實在很方便,
    遠比法力僧或是依賴偶而才有的強力巫女來得有效,為啥不能為己用呢?她曾經
    稍微跟大巫女提起這念頭,但只惹來類似責罵的言語。

      「沒這么簡單,太過小看妖怪的話,遲早有一點會身受其害的。」

      『那不過是弱小無才能的人無法掌控的藉口吧!』麗奈心想,於是她便決定
    自己試看看這方法,如果成功當然最好,等到累積一定成功后可以讓大家刮目相
    看,萬一不行……看著地上又老又弱小的妖怪,心想要直接封住他的嘴倒也不是
    啥難事。

      老猿撿起石頭,閉上眼仔細地感覺:「嗯,有種淡淡的妖氣和思念。」

      「看出什么了嗎?」

      「有點吃力,大人,可以幫小的找一些吃的嗎?」

      「什么?你在搞什么?」

      「小的這陣子被關起來,精氣實在虛弱無法正常發揮,可以讓我補充點營養
    嗎?恢復點力氣后一定沒問題的。」

      「真麻煩。」麗奈砸了嘴:「你要什么?」

      「一些吃的就行,像是水果或麵包之類就可以了。」

      「好吧,知道了,不過今晚有點晚,我明天帶過來吧!」

      「還有還有。」

      「還有什么?」麗奈有點不耐煩。

      「嘿嘿嘿,沒什么啦,只是想知道巫女大人的名字,一直巫女大人這樣也蠻
    可惜的。」

      「……我叫麗奈。」

      「麗奈大人啊,真是個美麗的名字,嘿嘿。」老猿再次露出噁心的笑聲。

      「廢話少說,你好好恢復休息,明天再搞鬼偷懶看我怎么罰你。」

      「一定,一定,明天吃點東西肯定會變正常的,嘿嘿。」

      今晚沒有得到直接的成果,反而感覺像惹出一個麻煩,麗奈心想大巫女說得
    沒錯。她嘆了嘆氣關上門,確認封印沒問題后離開,既然頭已經洗下去,那就只
    能繼續下去吧!

      看著離去的巫女,老猿將石頭丟到了一邊,其實他早就摸到到石頭上面的訊
    息,和他想的一樣,這個巫女果然經驗生澀,老練的驅魔者根本不會理會他的奇
    怪要求,這巫女還傻傻的配合他,多半是私自前來或是有什么奇怪的想法,這種
    年輕人他早就看多了,之前好幾個想抓他的年輕驅魔者都是如此天真。

      「不過這妞的身材還真是不錯。」老猿回想起年輕巫女的身材,雖然外表纖
    細,但胸前鼓起飽滿,剛剛看她伸出的雪白雙手和身上的氣味,真想好好的操她
    一番。想著想著,老猿伸出獲得舒緩的右手摸著下體的肉棒,肉棒慢慢地充血變
    大。

      「遲早要那張驕傲的臉哭著求我干她,呵呵呵。」老猿打起手槍,舒服的等
    著明天的到來。

      隔天,麗奈帶著一些食物再度到來,老猿也毫不客氣的享用,吃飽后老猿再
    次拿起石頭,閉著眼睛讀取。

      「嗯~~看到了。」

      「看到什么?」麗奈急迫的問道。

      「一片湖,很大的湖,岸邊有一座高的樓房獨自矗立在那,然后在山上,好
    像是那個妖怪要去的地方,湖中還有個島,我還看到鳥居。」

      「能再詳細點嗎?」

      「沒辦法了,上面僅存這些思念,如果有更多東西,小的還可以再看看。」

      『很大的湖,是那個嗎?原來逃到那了,還以為會去北方,看來大巫女她們
    全都被誤導了。』麗奈陷入思索。

      「做得好,我明天會再帶一部份給你。」

      「好的,不過還請麗奈大人再帶一些吃的給小人。」

      「知道了,擔心什么,你這餓死鬼是沒吃過飯嗎?不會讓你餓死的。」

      三天過后,眾人在湖中小島上發現了他們欲捕捉的大妖怪蹤跡,一番苦戰后
    聯合眾多高僧和巫女制服了他,免除了一場大災難。這場戰役最大功臣要屬發現
    大妖怪蹤跡的麗奈,多虧她的判斷,才能在他還沒有吃人恢復力量前解決他。不
    過由於輕易建大功的關系也讓她受到不少忌妒,這大妖怪有許多人想要搶功。

      「只不過是運氣好而已。」許多法力僧和年長的靈媒私底下這樣酸著。但麗
    奈沒有放在心上,心想遲早有天會讓你們明白自己的平凡有多愚蠢。

      隔了幾天沒來之后,麗奈帶著一些食物來到老猿的地方。

      「麗奈大人,事情解決了吧!」一進去地下室,妖怪便開口。

      「你怎會知道?」

      「因為大人你一臉開心啊,可見前幾天要小的看的妖怪被你們抓到了。」

      「……算你機靈。拿去,今天吃的比較好,算是獎勵你。」

      「嘿嘿,感激不盡。」老猿拿到食物后開始吃了起來。

      麗奈看著他吃東西,一邊在思考,這次實驗大大的成功,老猿的能力的確能
    派上用場,這能力實在很方便,往后也許還能幫助自己解決更多事件,讓自己更
    能立下功績消除眾人的雜音。而且反正這只妖怪隨時能封印,也沒人會發現。麗
    奈心中更加堅定自己的想法。

      靠著老猿的能力,麗奈短期內迅速破了不少案子,討伐了不少妖怪,但這反
    而惹得一些人眼紅。終於有天,些許中傷的流言傳到了大巫女耳中。

      「起身吧!」大巫女是神社最強的巫女,雖然麗奈的靈力也很強,但除此之
    外的經驗相當不足。二十出頭的大巫女身材姣好,外貌清秀,和麗奈被譽為神宮
    兩大美女巫女,麗奈自己也相當敬佩這位大她幾歲的大姐姐。

      「是的。」

      「知道為什么我今天傳喚你過來嗎?」

      「……不知道。」麗奈微微鼓起腮幫子,明顯是在賭氣。

      大巫女苦笑了一下:「最近有些流言說你太驕傲,而且私下行動太多。」

      「都是一些流言而已!而且我幾乎都沒出錯。」麗奈馬上抗議。

      「我明白,但你要知道,團體行動里總有些要考量的地方。」

      「認真討伐妖怪也不對嗎?」

      「不是不對,但合作關系也是很重要。」

      由於把麗奈看作下一任的繼承者,大巫女特別想讓她瞭解團體當中的一些人
    際關系處里的訣竅,特別是自身才能超過別人太多的情況。看著麗奈一路進來,
    又和自己的成長過程類似,大巫女很明白麗奈可能會吃到什么苦頭。

      「這樣吧,你這陣子也夠累了,不如休息一陣子冷靜一下。」

      「這太不合理,明明是其他人拖累腳步,為什么不怪他們?」

      「我懂,不過有些事情我希望你能思考明白,也許換個環境會有所發現。」

      「可是……」

      「這是大巫女命令,暫時停止任務休息一陣子。」

      「我知道了!」麗奈賭氣似的大力行禮后離開。

      看著麗奈的背影,大巫女有點后悔,是不是該直接開導她?不過年輕人容錯
    空間大,到時候萬一想不通再用過來人的身份點醒她就好,很多事情不自己想過
    印象不會深刻,但她沒想到這一念之差將導致麗奈走入另一個歪路。

      回到家里,麗奈生氣的躺在床上,心想這種老思想就是讓神宮食古不化的原
    兇,再想起自己努力討伐妖怪卻落到這種下場,不禁暗自嘲笑自己。心里一股悲
    憤不知道向誰傾吐,打電話回去給遠方的父母也不太對,當初被帶到神宮時父母
    驕傲的表情還歷歷在目,不能讓他們失望,長期討伐妖怪,同年紀又沒有什么朋
    友,神宮剩下的老人也多半是那個調調,此時她想起老猿,雖然是妖怪,但多少
    能聽吧!於是她出門就往后山走去。

      「喔,麗奈大人今晚來得可真早,發生了什么事嗎?」

      想起白天的事,麗奈的心情又低落了起來:「沒什么。拿去,這給你吃。」

      老猿一邊拿著食物,一邊偷偷讀取上面的心思,其實麗奈只要碰過的東西多
    少都會殘留一些思念,因此老猿每次幫忙麗奈的時候都能配合她的心情說話取悅
    她,讓麗奈也越來越習慣他,越不加提防。

      今天讀到的心情讓妖怪心情一陣竊喜,看來機會到來了,但表面不動聲色:
    「麗奈大人看起來好像有心事,可以說給小的聽嗎?也許會好過一點。」

      麗奈稍微動了動嘴,看著眼前的妖怪,「說出來會好受一點喔!」老猿用溫
    柔的語調開口。

      「也沒什么啦!」麗奈下意識的回了這句,接著就像泄堤一樣,后面開始把
    這陣子受到的委屈說了出來,老猿只是默默聽著,偶而贊同她的言論。

      「總之,就是這樣啦!」

      「小的懂了。」

      「你也覺得我太驕傲嗎?」麗奈有點擔心的發問。

      「不,小的覺得麗奈大人你沒錯,錯的是那些無能的忌妒,太難看了。」

      「也沒這么嚴重啦,可能我也需要改進一下不要這么出鋒頭……」

      「為什么要去配合無能的人呢?這道理不對啊!」

      老猿的幾句話說到麗奈的心坎里,讓她十分開心,雖然表面上反省自己,但
    實際上還是認為自己沒錯,老猿一句句的捧她確實讓心情變得好起來。女性不如
    意的時候往往不是想聽到理性的分析,而是要有人聽她發泄情緒,就算是歪理,
    但如果能配合她的說法就會變得開心。老猿也懂這道理,故意順著麗奈的話大罵
    神宮的其他人。

      『原來這妖怪也蠻明理的嘛!』麗奈心想,這時候看他那個猥瑣的外貌似乎
    也不這么厭惡了,沒有什么人生歷練的年輕巫女不自覺得就繼續交談了起來,絲
    毫沒注意到老猿心里的邪惡盤算。

      之后幾天麗奈都會去找老猿聊天,漸漸地心防也放下,對他透露的事也越來
    越多。而老猿也很聰明,他擺出一股長者的姿態耐心的聽取眼前少女的心聲,大
    量增加少女的好感度,談的話題也越來越多元。

      這一天突然老猿提起個話題:「麗奈大人畢竟還是個小女孩啊!」

      「你說什么!」麗奈有點不服氣。

      「麗奈大人,你長期都在神宮里修行,其實很多社會事還不熟吧?」

      「我懂不少啊!」

      「是嗎?我想一些事情……像是男女之類應該就不清楚吧!」

      「什……什么男女,這太不純潔了。」麗奈一驚。

      「果然是小女孩,這有什么不純潔的呢,這很正常啊,你們人類不就是這樣
    生小孩的嗎?」

      「什么生小孩,太不檢點了。」經驗不多的麗奈對性有種潔癖,談到這話題
    不自覺地覺得忌諱。

      「誕生下一代的事怎會是不純潔呢,麗奈大人該不會沒接觸過男性吧?」

      「才……才沒有,神宮也是有很多男神官啊!」麗奈回嘴。

      「那些都是長輩不太一樣吧,麗奈大人這年紀了,都不會想這方面的事嗎?
    真是稀奇。」

      「有什么稀奇,這很正常吧!」麗奈也隱約覺得自己和社會有點脫節,辯解
    的聲音越來越小。從小被發掘才能后,她就來到神宮學習,上的學校也是和宗教
    有關、管理嚴格的學校,放學后更是沒什么時間和同學相處,直接來往於神宮之
    間。也許就像老猿說的,自己和社會有點脫節?

      「不不不,小的看過很多這年紀的女性,麗奈大人和她們真的不太一樣。」

      「哪邊不一樣?」

      「那邊啊!我想想,像是麗奈大人沒有自慰的經驗吧!」

      「你……你說什么?什么自……自……」突然話題轉到這上面讓麗奈慌了手
    腳,那兩個字一直不敢說出來。

      「自慰啊!麗奈大人這年紀的女性就算沒有接觸男性也幾乎都有這經驗。」

      「真的嗎?」麗奈有點懷疑,但老猿看起來好像比自己還懂這方面的知識。
    這幾天下來,老猿的確和她聊了不少她不知道的事。

      「是啊,這是很普遍,不過我看麗奈大人這樣應該沒經驗吧?」

      「我……我不知道。」麗奈越說越小聲,完全沒注意到話題逐漸被老猿帶著
    走。

      「應該是麗奈大人太少過平常人生活,所以才會缺乏。」老猿裝出一臉老師
    的模樣慢斯條理的說著,同時偷偷注意著麗奈的反應。

      「是這樣嗎?」

      「小的做一次給麗奈大人看好了。」

      「咦?」麗奈聽到后愣了一下,但老猿很快的從厚毛中掏出粉紅色肉棒,然
    后開始磨擦起來。

      「你在干什么!?」麗奈站起來尖叫,只見老猿的粉紅色肉棒越來越通紅,
    漲大,臉上的表情顯得非常舒服。

      「呼~~這就是自慰,麗奈大人,很舒服喔!你看清楚,很簡單的。」老猿
    看著麗奈,表情顯得越來越淫蕩。

      第一次看到有人在眼前自慰讓麗奈的心情大受震驚,原本想轉身就此離開,
    但老猿剛剛的話悄悄在心里發酵。她吞了口口水,眼光一直注視著老猿的肉棒,
    本來想破口大罵,但話卻梗在喉嚨發不出來,腳也慢慢地開始顫抖,接著突然一
    軟就這樣跌坐在地上。麗奈第一次看到這種赤裸裸的性行為,腦袋一片混亂,但
    同時也涌起了好奇心。

      看到麗奈沒有離開反而一直看著自己,老猿在內心暗笑,只要能夠留住她,
    接下來的事就容易許多。他快速的磨擦自己的肉棒后舒爽的大叫一聲,一股白色
    的液體射了出來。

      「啊~~真爽!」老猿打出來之后大口喘氣,看著麗奈整個通紅的臉和急速
    起伏的胸口,心中滿是得意,居然在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巫女面前打手槍,爽!

      「嘿嘿,麗奈大人看清楚了嗎?這就這樣磨擦你的私處。」

      「不……不要臉的髒東西!看我怎么治你。」從震驚中恢復的麗奈突然覺得
    憤怒,念起禱詞,讓老猿痛得哀號。

      「哇,請饒了小人,小人只是想讓麗奈大人認識一下而已。」

      「認識你的髒東西嗎?噁心!」

      「這一點都不噁心啊!麗奈大人你一定誤會什么了,這很正常,難道你真的
    不曉得嗎?」老猿隱約察覺麗奈似乎有些在意自己和社會脫節,加上她的個性,
    老猿判斷麗奈肯定不曾向人問過類似的事,因此賭了一把。果然麗奈停下手,滿
    臉懷疑的看著老猿。

      「麗奈大人你可以試試,這不是什么罪惡的事,很多人都會啊,而且也能消
    除壓力。」

      「消除壓力?」

      「對啊,會讓人暫時忘記不快,很多人會用它發泄。」老猿繼續說道。

      麗奈半信半疑的想著,自己以前有聽過這名詞,但完全不清楚詳細情況,只
    覺得這東西似乎很不好。自己身邊都是德高望重的高僧,大家都將她當成孫女一
    樣看待,所以不會主動提起這事,較年輕的法力僧雖然會用愛慕的眼神看她,但
    因為從小地位就與眾不同,敢跟她搭話的人幾乎沒有,同齡的孩子跟不上她的等
    級,因此大部份也沒有交流。

      久而久之,她對平常少男少女會有興趣的話題也就一知半解,更別說大巫女
    也不會跟她講這東西,而老猿今天的確勾起她一部份的好奇心。對年輕人來說,
    這東西一但打開了個門,后面就很難關起來了。

      「你說那個,自……什么的,真得大家都會?」

      「沒錯,人類來說非常正常啊!」

      「大巫女也會嗎?我不能想像。」

      「肯定會的,我活這么久,看過數千人,還沒看過女人不會。你是不是覺得
    大巫女很有女人味,和你不同?」

      聽老猿這樣一說,麗奈也覺得大巫女和自己的確不太一樣,有種更成熟的感
    覺,她不清楚那是因為多了人生經驗。

      「女人只要嚐過之后就會變成女人,而不是小女孩,這我一看就懂。」

      「那……你說具體是怎樣。」麗奈小小聲的問,上鉤了。

      「很簡單,只是體驗自己身體的快樂而已。」

      「身體的快樂?」

      「咦?麗奈大人難道不知道身體可以發出快樂嗎?」老猿假裝驚訝。

      「身體就是身體,還會有什么不同,是像發出法力這樣嗎?」

      「不不不,差太多了,麗奈大人果然是小女孩不懂啊!」

      「那……你說的快樂是怎么使用?」麗奈歪頭發問。

      「先教你最簡單的方法,首先麗奈大人把手放在性器官上搓揉,像是奶子之
    類。」

      「什么奶……胸部嗎?」

      「對對對,女性身上有幾個地方按摩就會很舒服,隔著衣服也沒關系。」

      「嗯~~」麗奈伸出右手慢慢抓著自己的胸部,好像真有點感覺。

      「對~~用力,放開,就像按摩一樣,感覺集中在奶頭。」

      「什么頭啦!嗯~~」麗奈不知不覺閉上眼睛聽起老猿的指示。

      「下面應該也有感覺了吧?接著把另一只手伸到下體,你尿尿的地方,用手
    指慢慢地在那邊磨擦,這是女性最舒服的地方,慢慢地伸進去一點。」

      「嗯~~」

      「再上去一點會有一個地方很舒服喔!是不是感覺到有個小硬塊?揉揉它也
    會很爽喔!」

      「嗯~~啊~~」

      一個清純的巫女就在一頭妖怪的慫恿下開始了人生第一次自慰。麗奈坐在地
    上,雖然覺得有點害羞,不過好奇心壓了過去,原來自己的身體真的能夠發出這
    種快樂,自己以前都沒發現。一但嚐到甜頭后就很難停下來了,麗奈不自覺地一
    直逗弄著身上的敏感帶,越來越喜歡這滋味,原來大家都懂這種這快樂啊!

      過了一陣子后,她發現身體深處好像有東西涌了出來:「好……好像要尿出
    來了,好怪,好奇怪。」

      「你快高潮了,手不要停,繼續,不要忍耐,讓它出來。」

      「不要……好怪……啊~~啊~~出~~出來了~~」一種奇妙的感覺撞擊
    大腦,接著麗奈感覺下腹一陣收縮,呼吸困難,她不由得努力地吸氣,下體好像
    流出了什么東西,居然濕了一片,但真的像老猿說的一樣渾身舒暢,而且壓力好
    像獲得釋放。

      麗奈陷入一種奇妙的情緒中,像是小孩第一次發現怎么偷吃糖,而且這糖的
    確很甜。

      「麗奈大人真是聰明,很簡單吧?又舒服。」老猿吃吃的笑著。

      那晚麗奈稍微休息之后,又在老猿的催促下進行第二次自慰,然后第三次、
    第四次,接著便停不下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