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給莫愁破處
    給莫愁破處

    給莫愁破處

    「人總是會改變的,特別是在這個花花世界中待久了。我只是將自己心中所想表達出來而已。」


    楊追悔凝視著李莫愁,繼續道:「師姐若不吃,我可要吃光了。」


    「隨你!」


    「隨我?呵呵,那後果可嚴重了,反正現在離天亮還有一個多時辰,我和師姐還有很多時間交流,特別是……」


    楊追悔色瞇瞇地盯著李莫愁純白色的肚兜,就算月光昏暗,他還是能看到乳尖的大概位置,遂伸手過去握住左乳。李莫愁這種三十歲左右的熟女,乳房已經完全發育,雖比不上施樂的巨乳,可恰好能一掌握住。


    「你干什么?」


    向來潔身自好的李莫愁驚叫道。


    楊追悔扭過頭,道:「傻鳥,隔離這個區域。」


    三顱鳳凰點了點頭,低鳴一聲,已撐開了金色的守護光環。這次的守護光環范圍非常大,直接將楊追悔和李莫愁都籠罩在內。雖說守護光環表面會有金光閃爍,不過這里距韃靼的軍營還有一段距離,加上楊追悔之前的騷擾,就算周圍有異動,他們也不敢貿然出擊;所以只要李莫愁的聲音傳不到韃靼耳中,楊追悔就可以盡情玩弄她,唯一的觀眾就是三顱鳳凰。


    楊追悔用力搓弄著李莫愁的左乳,淫笑道:「我感覺到師姐的乳頭已經硬起來了,沒想到這么快便有了反應,看來師姐很喜歡我的侵犯啊!」


    「胡……胡說……我要殺了你!」


    李莫愁想阻止楊追悔的侵犯,可穴道被點了,她根本反抗不了,而且她也感到敏感的乳頭確實隨著楊追悔那只魔手的撫弄而漸漸硬起,這種感覺讓她非常害怕,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懼,比被冰落夜逐出師門,無處可歸還來得恐懼。


    「既然師姐不承認,我只能眼見為憑了。」


    陰險一笑,楊追悔乾脆將半燮燒雞拋到一邊,將酒葫蘆放在地上,接著便溫柔地解開李莫愁肚兜的繋帶。肚兜飄落于地,那對在月光下顯得格外嫩白的玉乳便大方地呈現在楊追悔面前,隨著她紊亂的呼吸不斷顫抖著,吸引著楊追悔的視線。


    楊追悔咽下口水,舔著發乾的嘴唇,道:「師姐這對奶子實在是太好看了,乳頭的顏色如此粉嫩,看來很少男人來此涉足吧?」


    李莫愁怒瞪著楊追悔,叫道:「我們古墓派向來戒淫,你卻做出如此出格之行為,要是師傅知道,她絕對會殺了你!」


    「李莫愁。」


    楊追悔冷盯著她道:「當初你為了學習古墓派上乘武功,不惜偷取秘笈,後來被師傅發現,才將你逐出師門。之後你又多次為難我與小龍女,要不是看在曾經同為古墓派的分上,我早將你殺了,你這種人不配再提起師傅!」


    被駁斥得面紅耳赤的李莫愁啞口無言,卻因為乳頭被捏住,而無法控制地哼出聲。


    「左邊這顆比右邊的硬,那就說明師姐確實有了感覺,所以如果我這樣子一直捏下去,師姐兩顆乳頭將會同樣的硬,而且師姐下面還會流出水噢。」


    楊追悔邪笑著,捏著乳頭的四指加重力道,并快速旋扭著。


    「啊……」


    李莫愁嬌軀微顫,乳房傳來的絲絲痛癢讓她瀕臨崩潰。


    「不管你是誰,有一點永遠改變不了,你始終是一個女人,上面下面都是你最脆弱的地方。我現在弄你上面你都受不了,要是我弄你下面,你豈不是要爽得死去?」


    「絕對……唔……絕對不能……」


    李莫愁蛾眉擠在一塊,那種又痛又舒服的感覺讓她幾乎要發瘋,她本能地排斥楊追悔那粗暴的撫摸,可身體似乎有點享受這種感覺,因為她下面已經濕了,她怕楊追悔注意到她那濕潤的下體。


    「師姐,我們來玩一個很有趣的游戲。」


    楊追悔松開了手,彎腰拾起酒葫蘆,「這里面裝著蜂蜜水,甜而不膩,現在……」


    李莫愁還未反應過來,楊追悔已倒轉瓶口,冰涼的液體沿著李莫愁深深的乳溝往下流淌,瞬間流過平坦如鏡的小腹,滲入褻褲,沿著腹股溝匯向女性最為私密的蜜穴。當那冰涼的蜂蜜水與蜜穴入口那略顯溫濕的蜜汁混在一塊時,李莫愁差點驚叫出聲,雙腿更是用力并攏。


    楊追悔的手指沿著乳溝往下滑去,停在褲頭,問道:「師姐,你下而現在是不是濕了?需要師弟幫忙弄乾凈嗎?」


    「若你不殺我,我絕對會把你千刀萬剮!」


    李莫愁惡狠狠道。


    「刀對我可沒用,我建議你還是用你的冰魄銀針,不過現在暫時沒有這個可能性。」


    楊追悔手指已勾開褲頭,五指慢慢探入。


    「不許碰我!」


    李莫愁吼道。


    楊追悔收回了手,道:「師弟的手都濕了,不過還沒有碰到師姐那兒。這蜂蜜水真甜。」


    將手放在李莫愁唇邊,楊追悔道:「師姐先嚐一嚐蜂蜜水的味道,待會我再讓師姐嗜一嚐你那兒流出來的水。」


    「哼!」


    李莫愁乾脆將眼睛閉上。


    「看來師姐是想直接嚐一嚐那兒的味道了。」


    楊追悔冷冷一笑,順手一扯,李莫愁的褻褲便被脫至小腿處,那被稀疏恥毛點綴著的陰部暴露在空氣中。令楊追悔驚討的是,三十歲左右的李莫愁下體陰毛竟然那么少,只在恥骨那兒長了一叢倒三角形的陰毛,仔細一看,發覺這叢陰毛并非天然形成,而是有經過一番的修剪。


    「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李莫愁吼道。


    「師姐,我還沒有玩夠。」


    楊追悔抓著李莫愁的下巴,冷哼道:「師姐的身材保養得真好,不知道下面被幾個男人干過?」


    「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為了讓你更堅定這個信念,我絕對會進一步侵犯師姐,比如插進去。」


    楊追悔淫笑著,手想握住李莫愁的美乳,可那兒都是蜂蜜水,滑溜溜的,根本握不住,還弄得李莫愁嬌喘連連,臉上更是增添幾分嫵媚。


    「師姐的表情可真是可愛。」


    楊追悔俯身含住李莫愁左邊的乳頭,用力吮吸著,右手旋扭著右邊的乳頭,左手則沿著她那凝脂般的體側,往私處摸去。


    「混蛋!」


    當女性最私密的地方被楊追悔的魔手碰觸時,李莫愁忍不住罵出了聲。


    楊追悔用牙齒廝磨著李莫愁的充血乳頭,手指則沿著濕漉漉的肉縫來回滑動,身體成熟的李莫愁陰唇非常厚,楊追悔的中指便輕易陷入其中,溫濕滑澗,再次往下滑動時,他的指頭已經找到了洞口。


    「師姐,我的手指可以進去作客嗎?」


    楊追悔問道。


    「我會殺了你!」


    楊追悔聳了聳肩膀,道:「看來我只能自己來了。」


    「楊……啊!」


    當楊追悔將中指瞬間插入時,下體傳來的劇痛讓李莫愁差點鐓厥,楊追悔中指在里面攪拌了好一會兒才拔出來,指上都是鮮血。


    「原來是一個老處女,可惜你的第一次已經給了我這根手指。」


    楊追悔手指在李莫愁眼前晃了晃,道:「不過想必以赤練仙子這等美名,江湖上也沒有幾個人敢娶師姐。既然要做一輩子的老處女,還不如將第一次給我的手指。」


    李莫愁痛苦地閉上眼,守了三十年的貞操竟然被一根手指奪走了,這是她做夢都沒想過的事,隱隱作痛的下體讓她恨不得自殺,可她不愿意就這樣子死去,她要讓眼前這個男人付出慘痛的代價!


    「師姐,怎么不說話了?」


    楊追悔疑惑道。


    李莫愁睜開眼,露出淡淡的笑意,問道:「師弟,不管你現在想干什么¨wén` rén` shū` wū¨,師姐都滿足你,只是完事之後你要放了師姐,好嗎?」


    面對突然態度大變的李莫愁,楊追悔自然知道她心里的打算,便順水推舟道:「如果我插進去,師姐也同意?」


    「嗯。」


    李莫愁應道。


    「謝謝師姐的成全。」


    楊追悔連忙抹掉手里的蜂蜜水,掏出了早已勃起的大肉棒。


    一看到楊追悔那根青筋暴起的大肉棒,李莫愁倒吸了一口寒氣,道:「師弟,你的太大了。」


    「難道師姐看過小號的嗎?」


    楊追悔反問道。


    「沒……」


    「師姐,你讓我舒服了,我便會放了你,以後還會好好疼愛你。」


    楊追悔握著肉棒,在李莫愁那還殘留著落紅的蜜穴口上下摩擦著。


    「師弟……很癢……別這樣子……」


    李莫愁嗚咽道。


    「那師姐現在希望我怎么做?」


    「隨便你。」


    「我是你的師弟,自然要遷就師姐了;師姐現在是希望我插進去,還是這樣子繼續磨?」


    楊追悔故意加快了摩擦速度,還用龜頭頂李莫愁那顆充血陰蒂,弄得李莫愁嬌喘更甚。


    「如果師弟想插進去,師姐不會拒絕的。」


    李莫愁媚笑道。


    「那麻煩師姐邀請我進去。」


    「師弟……快點插進來……師姐需要你……」


    楊追悔卻突然收起了肉棒,冷哼道:「沒想到心狠手辣的赤練仙子也有如此淫蕩的一面,真讓師弟欽佩不已啊。」


    「你!」


    李莫愁面露兇相,叫道:「楊過,你這混蛋!」


    「我現在終于知道了師姐的真面目,原來師姐是一個人盡可夫的騒貨!」


    「隨便你怎么侮辱我,我都無所謂。」


    「我懶得侮辱你,那簡直是浪費我的時間,而且就算師姐的身體再乾凈,也彌補不了你那變態的心。若我插進去,才是對我的侮辱。」


    楊追悔撿起酒葫蘆,邪笑道:「所以我還是打算這樣子。」


    「你要干什么?」


    「這樣子。」


    楊追悔將酒葫蘆的尖嘴對準了李莫愁的洞口,緩慢插入。


    「唔……混……混蛋……」


    酒葫蘆尖嘴大約一寸長,和楊追悔拇指差不多粗細,加之李莫愁蜜穴非常緊,所以將尖嘴全部插入時,李莫愁覺得下體被塞滿,又因為尖嘴過于冰涼,李莫愁感到一陣顫栗。


    楊追悔將酒葫蘆置于李莫愁雙腿間,防止它滑出來,然後繼續用嘴巴吮吸著李莫愁的乳頭,用手刺激著李莫愁的陰蒂。
    「唔……唔……」


    如此玩了一刻鐘後,楊追悔便拔出了酒葫蘆,倒轉,一絲絲黏膩的淫水從葫蘆內流出,像鼻涕般垂在那兒。


    「師姐,看到了沒有?這都是你下賤的證明。如果你不是一個下賤的女人,是不可能流出這么多的水。」


    聞了聞,楊追悔感嘆道:「散發著一股臊味,不過還是挺香的。」


    「你繼續說,我無所謂。」


    「我也懶得和你說了,反正你是一個讓我完全提不起「性」趣的女人。」


    楊追悔再次將酒葫蘆插入李莫愁蜜穴內,讓她用腿夾住,繼續道:「不過我相信明軍會很喜歡你這個戰利品的,到時候一群還沒嚐過鮮的男人撲過來,師姐嘴里含著兩根,下面插著兩根,左右手各握住一根,還有好多根在排隊等著插入,那情景絕對很讓人期待。」


    「若師父知道你變得如此淫邪,她絕對會將你逐出師門,甚至殺了你!」


    李莫愁咬牙切齒道。


    「在那之前,你已經被奸死了。」


    楊追悔跳到了三顱鳳凰背上,仰躺著,側望著李莫愁,道:「我要先睡一覺,天亮就有好戲看了,到時候我倒要看看赤練仙子要如何滿足他們。」


    「混蛋!」


    「傻鳥,可以解開守護光環了。」


    楊追悔細聲道。


    三顱鳳凰低鳴了一聲,守護光環也隨之解開。


    楊追悔看了李莫愁一眼,道:「這兒離韃靼軍營不算遠也不算近,你喊大聲點,他們會聽到的。到時候他們沖來了,我逃之夭夭,而你這個裸體美人會被他們操死,所以要想保住貞潔,麻煩小聲點,我還想好好睡一會兒。」


    楊追悔打了一個呵欠,早已開始打架的眼皮已經合上,因為李莫愁一直沒出聲,所以楊追悔一會兒便睡著了。


    一刻鐘後,李莫愁叫道:「楊過,你這混蛋,快點放了我!」


    楊追悔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是偶爾用手搔著老是被蚊子親吻的面頰。


    李莫愁冷冷一笑,閉上眼,運勁集中著真氣,費了好大的勁,李莫愁才在丹田集中了一小部分的真氣,并將之逼向乳房下緣的中脘穴,感覺到胸口隱隠傳來的燥熱,李莫愁便一口氣將真氣逼向膻中穴。


    膻中穴離死穴非常近,所以她只敢將真氣逼到膻中,不敢冒險。紫宮、死穴、肭中幾乎成一條直線,而且要讓真氣到達被封死的紫宮穴,就必須經過死穴,那意味著李莫愁很可能會因此喪命!


    看著睡得正酣的楊追悔,李莫愁眼中恨意突增,遂試著將膻中處的真氣逼向死穴,真氣一接近死穴,李莫愁頓時覺得思緒變得渾沌,昏昏欲睡。


    為了沖開紫宮穴,李莫愁一狠心,咬破了嘴唇,讓自己變得清醒一點,她可不愿意就此死去。


    控制真氣流動的過程中,李莫愁不敢過于躁進,只能一點點地逼運真氣,要是流動過多過快,很可能完全觸到死穴,便一命嗚呼了。


    花費一刻鐘,李莫愁才勉強讓真氣通過死穴。此時,她的嘴角都是鮮血,不只是嘴唇破掉流出的,更多的是因為內傷而嘔出來的。


    李莫愁深吸一口氣,運勁逼動真氣,隨著她一聲痛苦的嗚咽聲,被封死的紫宮穴已沖開。


    「哇」的一聲,一直積蓄在喉嚨處的鮮血噴出,灑得滿地都是,落在她那飽滿的雙乳上,增添了一分凄艷的美。


    低頭舔著嘴角,吐了好幾口唾沫,李莫愁才覺得口腔內的血腥味淡了一些。


    獲得了自由,李莫愁便張開雙腿,微微用力,那還塞在蜜穴內的酒葫蘆被擠了出來,噗的一聲脫離蜜穴,落在地上。由于蜜穴長時間被尖嘴塞著,所以一時半會也閉不了,淫水還自顧地流出,沿著李莫愁大腿內測往下流。


    月光照著李莫愁的下體,由于有淫水和蜂蜜水的雙重渲染,那豐滿的陰部顯得水光盈盈,凹陷的肉縫更是神秘異常,誰也想不到楊追悔竟然不愿意插入此地,反而讓一個沒有生命力的酒葫蘆占了便宜。


    休息了好一會兒,李莫愁大亂的氣息才恢復得差不多,胸口那股悶氣也通暢了許多,只是功力無法完全恢復。


    看著楊追悔,李莫愁氣得渾身發抖。她咬牙運勁,震斷束縛著手腕的道袍,化作碎片落在地上。


    與此同時,李莫愁已對準楊追悔的脖子,甩出了冰魄銀針。


    李莫愁本以為這次楊追悔一定會中招,冰魄銀針卻被三顱鳳凰突然撐開的守護光環擋下,落在地上。


    同時,楊追悔已經睜開眼,冷冷盯著李莫愁。


    李莫愁急忙拉起褻褲,也顧不得上半身的赤裸,轉身跑開。


    看著李莫愁的狼狽樣,楊追悔忍不住笑出聲,道:「沒想到赤練仙子也有裸奔的一天,早知道剛剛應該把她的褻褲也扯爛,那定會有好戲看!」


    三顱鳳凰見楊追悔根本沒有追擊的意思,顯得非常困惑,六只眼睛都傻傻地看著他,接著便用腦袋去頂楊追悔的胸口,似乎在慫恿他趕快追擊。


    「李莫愁用真氣沖開了穴道,這會兒肯定受了很重的內傷,天亮那戰她定是參與不了的,所以暫時不管她了。」


    楊追悔撫摸著三顱鳳凰的腦袋,瞇眼笑道:「傻鳥,還是你好,在我陷入危險的時候總會幫到我;如果你是個女人,我絕對會娶你的。」


    (主人,我其實就是個女人呀!


    三顱鳳凰鳴叫著,拍打著金翼,恨不得立刻變成人形與楊追悔成婚,可媽媽的遺愿她還記得很清楚,她必須以三顱鳳凰的形象一直守護著楊追悔,直到老死為止。


    「噓!」


    楊追悔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道:「我還想再睡一會兒,別太大聲,否則會驚動那些韃靼兵。」


    望著李莫愁逃竄的方向,楊追悔皺眉道:「待會這里應該會很熱鬧,所以我們還是換個地方睡覺吧。」


    楊追悔撿起酒葫蘆,一倒轉,李莫愁的淫水就緩緩流出,量還不少。


    「真是個騒貨!」


    楊追悔甩開酒葫蘆,爬到了三顱鳳凰背上,道:「去那邊的山頂,還可以睡一會兒呢!我要為天亮的血戰養精蓄銳。」


    三顱鳳凰立刻載著楊追悔飛到了那才三十余丈的小山頂上,如此一來,楊追悔可以一邊監視韃靼軍營,一邊悠然自得地與周公下棋。


    望著韃靼軍營,楊追悔不見李莫愁帶兵來抓自己,有點無聊的他便靠在三顱鳳凰背上睡著了。


    一會兒後,三顱鳳凰發出了耀眼金光,熄滅後,一個重點部位被金色羽毛遮蔽著的巨乳小女孩出現在那兒,她伸出雪藕般的雙臂將楊追悔擁進懷里,表情滿足,還帶著淡淡的微笑,全身不時散發出微弱的光芒。


    楊追悔再次醒來,天已經蒙蒙亮。


    起身伸了一個懶腰,扭頭看著早已恢復傻鳥模樣的三顱鳳凰,見牠趴在那兒似乎睡著了,楊追悔不想吵醒牠,便獨自一人走到了山腳下,面巾一戴,身穿夜行衣的他巳經潛入了朦朧的夜色中。


    溜到軍營附近,楊追悔沿著草叢潛到放置火炮的場地外圈,鉆進一丈高的草蕺內,用劍柄撇開那茂密的雜草,沒走幾步,他已經看到了那一排排火炮,還聞到了尿騒味。


    也許是太累了,現下看守火炮的韃靼兵都靠在炮架上睡覺,只有三、四名負責執勤的韃靼兵還在場地周圍走動著。


    看準時機,楊追悔便溜到一門火炮前,也不管那個還在打瞌睡的韃靼兵,他將劍柄伸進炮口,在里面戳了好幾下,取出,確定火藥還很潮濕,這才松了口氣。


    彎腰隨機檢查了十口火炮,里面的火藥都是潮濕的,完全不可能被引信點著,楊追悔這才放心。看來辛愛根本沒察覺火炮早已被做了手腳,還將它們當作是秘密武器。


    嘴角翹起的楊追悔像一只野貓般鉆進了草叢中,一個打滾,人已從草叢另一側滾了出來。


    「有趣的戰爭即將開始,不過我還有事要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