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男人的修女劫
    男人的修女劫

    男人的修女劫

    田中和上司出差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工作結束之后在酒吧里喝了很多,直到
    半夜才醉醺醺地離開。這時候不要說電車了,就連出租車也沒有了。

      兩人只好沿著陌生的街道一直走,希望能找到回旅店的路。

      但越走周圍就越是陌生,最后不知不覺竟然走到了一個港口的碼頭區里。

      這里到處都是冰冷的集裝箱、高大壓抑的起重設備,路燈有一盞沒一盞的,
    到處都很昏暗。

      「………………」

      但就在這種偏僻的地方,某條集裝箱構成的小巷子里卻傳來了人的聲音。

      田中有些不好的預感,提議趕緊離開,但上司借著酒勁非要上去一探究竟。
    于是田中只好跟在后面。

      兩人探頭摸進小巷子,小巷里只有一盞昏暗的路燈。在路燈微光的照射下,
    巷子里是一副地獄般的恐怖情景。

      地面和兩邊集裝箱外壁上灑滿了鮮血,到處都是支離破碎的男人尸體——砍
    斷的手腳、血淋淋的內臟器官、被碾壓成泥的肉塊,還有整個被砍下來的頭顱—
    —簡直就是美國恐怖片中的場景。

      田中和上司目瞪口呆,雙雙癱坐在地上,酒勁一下子醒了大半。

      這、這是怎么回事?!

      田中這時候注意到,在巷子更里面一點的地方,還有幾個人影。不是恐怖的
    尸體,而是活生生的人。

      在一座十幾具男性尸體堆成的小山旁邊,站立著兩個高挑的女性,在兩人旁
    邊還有幾個渾身發抖的男人。兩位女性正威風凜凜地對那幾個男人發號施令。

      「全部都撿到一起,扔到集裝箱里去。動作快點,不然什么下場你們應該知
    道的!」

      「你們可得努力點哦,快點完成的話,說不定姐姐我會稍微減輕一點你們的
    懲罰哦?」

      兩位女性都一身黑白色裝束,有點像是教會修女的打扮。

      但明顯不同一般修女的是,兩人的衣著全部都是極為性感的漆皮膠布構成的。
    極富彈性的漆皮緊緊包裹著兩人模特等級的美麗酮體,就像是sm女王的漆皮緊
    身衣一樣,性感極了。在昏暗的燈光下,光滑的漆皮反射著妖艷的黑色光澤,隨
    著修女們的每一個動作,那黑光閃閃晃動,漂亮得如同性感女神一樣。

      兩位美女的超短裙也同樣是漆皮布的。一陣海風呼嘯而過,兩位美女的漆皮
    超短裙被吹得獵獵作響,田中看到了她們修長美腿上黑色和白色超長過膝皮靴。
    兩人的長靴都是前編繩式的,女王氣質十足;而且靴跟非常高,怕是有十五六厘
    米以上,加上她們本來就身材高挑,這使得她們比那幾個男人足足高出了一頭。

      另外,兩位美麗的修女各自右手提著明顯不是神職人員應該擁有的不詳武器。

      黑色長直發修女拿的是一把很長的日本刀,蓬松金色鬈發修女拿的則是一把
    沾滿血跡的巨錘。

      在這兩位妖異打扮的美麗女性的逼視下,幾個男人一邊發抖一邊把散落一地
    的殘尸集中到一起,然后搬到旁邊的集裝箱中。

      每一具尸體、或者每一塊內臟器官被拋到黑森森的集裝箱里時,都傳出沉悶
    的肉質碰撞的聲音,也不知道集裝箱里到底裝著多少尸體。

      「這、這是什么?拍電影嗎?」

      還有幾分醉意的上司發出夢囈一般的嘟噥。

      金色鬈發的修女臉上帶著莞爾的微笑,不時溫聲催促那幾個搬尸的男人。

      「動作快點哦,不然姐姐要生氣了哦?」

      而另外一位黑色長直發的修女則一臉冰霜。突然,黑色長直發的修女刷的一
    聲拔出日本刀。

      「你、動作太慢了!」

      劍光一閃,一個男人的左掌被齊腕削飛了出去。鮮血狂噴而出,男人發出尖
    聲慘叫。

      黑色長直發的修女不耐煩地斥道:「吵什么吵!」

      黑色長直發的修女又是一刀,男人另一只手整條胳膊也飛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

      「哎呀呀,真是的,垃圾又增多了……那個,你,趕緊去收拾一下。」

      金色鬈發的修女好像沒事一樣,一邊嘻嘻笑著一邊指著另一個男人命令道。

      被指令的男人嚇得臉色發白,趕緊跑過去,把還在繼續冒著血沫的兩只手撿
    回來,和其他尸體碎片一起堆在尸山上,然后又回到搬尸的隊伍中。至于那個被
    砍了雙手,在地上慘叫不已的同伴,他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另一邊,被削斷雙手的男人痛得在地上來回打滾,慘叫聲接連不絕。

      黑色長直發的修女一腳踏下,黑色的過膝長靴重重踩在男人的肚子上。

      「我說了,吵死了!給我安靜點!」

      黑發修女美腿用力壓下去,鋒利的靴跟刺破男人的皮膚,扎進了男人的肚子
    里。大量鮮血在長靴靴底下汨汨冒出來。

      男人因為劇痛和恐懼,慘叫聲越發凄厲起來。

      「哼,手都廢了的賤貨,留在這世上也是垃圾而已,讓我徹底解脫你吧。」

      日本刀慢慢指向男人,刀尖上的血滴在男人的臉上,男人嚇得嚎啕大哭。

      「別、別殺我——求求你大發慈悲放過我吧,我不想死啊——」

      「呼呼……」

      黑色長直發的修女細長的丹鳳眼中露出了一絲笑意。

      「看在你這么苦苦哀求的份上,就給你個機會好了……就看你能不能好好取
    悅我了。」

      她從胸口掏出一個小小的注射器,然后她像騎馬一樣跨坐在男人的身上,把
    注射器扎進了男人的頸項上。

      「啊、咦?這、這是……」

      男人的表情有點驚疑不定,原先顫抖的身體也漸漸停止下來。田中猜想那應
    該是什么止痛劑之類的藥物吧。

      黑色長直發的修女拉開男人褲子的拉鏈,把男人的肉棒拉了出來,穿著黑色
    漆皮長手套的玉手開始套弄那根因為驚恐而萎靡不振的東西。

      可以看出修女的手法非常熟練,加上皮手套特有的觸感,男人的肉棒很快就
    樹立起來。黑色長直發修女適時摸出第二只注射器,扎進了男人勃起的肉棒中。

      短短的兩三秒鐘內,男人勃起的肉棒在藥物的刺激下暴漲到了手臂般粗細,
    足足膨脹了兩三倍之多。

      「呼呼呼,干得不錯呢,明明是垃圾一樣的賤貨,唯獨這個地方還有點用處
    ……」

      黑色長直發的修女滿意地笑著,掀起超短皮裙,露出早已被愛液浸濕了的性
    感黑色蕾絲內褲。

      修女將男人的肉棒壓在自己的小縫前,隔著內褲摩擦起來。

      男人忍不住舒服地呻吟起來。

      「阿拉阿拉,還要特別處理過,普通的肉棒已經不能滿足你了嗎?」

      金色鬈發的修女笑嘻嘻地走過來,用白色長靴的防水臺踩住男人的額頭。

      「呵呵,擁有這么雄偉的肉莖一定很開心吧,賤貨?你可得好好感謝我們哦?」

      男人被黑色長直發的修女玩弄得幾近高潮,只顧著連連呻吟,根本無暇回答
    金色鬈發修女的戲謔。

      「呼呼呼,被虐成了廢人一個了還能爽起來,你到底是有多賤啊?」金色鬈
    發的修女輕蔑地說道。她又對黑色長直發的修女開著玩笑道:「你平時不是一直
    在說什么『修女要純潔』嗎,現在又要和男人交合,這算什么啊?」

      黑色長直發的修女坐在男人身上正玩得淫水直流。

      「對哦,你這么一說我才記起來,差點就要……」

      「要不要我幫你啊?」金色鬈發的修女笑嘻嘻地說著,把手中的巨錘高高舉
    起。

      「少來了!」黑色長直發修女佯裝嗔道,「那邊的獵物多著呢,別來搶我的
    玩具。」

      「好吧好吧。」

      金色鬈發的修女苦笑著,就在她轉身離開的瞬間,背后的男人發出一聲驚叫。

      「呃!!等、等一下,不是說好了要放過——啊啊啊啊——」

      啪嚓。

      黑色長直發修女的日本刀在男人眉間猛插了進去。鋒利的刀刃毫無阻礙地穿
    過男人的頭顱,深深扎進了水泥地板中。

      就在男人發出臨死慘叫的同時,修女把男人的肉棒插入了自己蜜穴中,然后
    開始一上一下地搖動腰部,盡情享受起慘死男人的巨大肉棒。由于藥物的作用,
    死去男人的肉棒絲毫不見萎靡,仍然大得有如手臂般粗細,直插得黑發修女浪叫
    連連。

      由于巨大的快感,黑發修女身體劇烈顫抖起來,身上的漆皮緊身裝、超高跟
    過膝漆皮靴性感地晃動不已,漆皮反射的黑色光澤不停閃動,性感無比,看得遠
    處的田中心臟狂跳不已。

      黑發修女玩到高潮處,一邊發出高亢的浪叫,一邊瘋狂地在男人的臉上亂插
    亂剜。鋒利的刀刃殘忍地在死去男人的臉上又絞又割,把男人的頭攪割得支離破
    碎。鼻子、眼睛、嘴巴全都爛成了肉碎,只剩下臉部中央一個猙獰的窟窿,鮮血
    泉水一樣從窟窿中涌出來,流的地上一片血泊。

      看到黑色長直發修女騎在男人尸體上殘酷享樂的瘋狂情景,其他幾個男人嚇
    得魂不附體,個個癱坐在地上不停地發抖。

      「呼呼呼,和尸體做這樣的事情就不算是交合了,頂多就是用玩具自慰而已。」

      金色鬈發的修女笑吟吟地向那幾個男人解釋。

      「不過,這孩子的『自慰』一向很激烈就是了。」

      男人們顫抖得更加厲害了,其中有一個甚至當場嚇得尿了褲子。

      金色鬈發的修女輕蔑地瞟了他們一眼,微笑著提醒他們:「你們,停下來真
    的好嗎?時間還有五分鐘而已哦。」

      男人們驚醒過來,紛紛爬起來,一邊哭一邊拼命把尸山中的尸體和臟器肉塊
    搬運到集裝箱中。

      那個尿了褲子的男人也拼命想加快腳步,但不小心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金
    色鬈發的修女微微一笑,舉著巨錘向他走過去。

      「哎呀哎呀,有個孩子在偷懶呢……」

      性感的白色高跟長靴咯噔、咯噔地向倒地的男人步步逼近,那男人就像看見
    死神走過來一樣,嚇得魂飛魄散,不斷往后退去。

      金發修女像貓捉老鼠一樣,踏著悠閑的貓步尾隨其后,性感的白色高跟長靴
    一直不離男人左右,咯噔、咯噔的高跟聲音在巷子里不斷回響放大,逼得他幾乎
    要瘋了。

      「哎呀呀,偷懶的孩子還想要逃跑呢……」

      金發修女笑著一腳踏下,白色長靴踩在男人右腳腳踝上,十六厘米高的金屬
    制靴跟毫不費勁地穿透了男人的腳踝,把男人的右腳釘死在白色長靴靴底下。

      男人痛不欲生,本能地彎腰想要抱住右腳,卻被金發修女一腳踢在臉上。男
    人被踢得鼻血飛了出來,整個人倒在地上。他還想掙扎著支起身體,一只染著血
    的白色長靴馬上踩在他的胸部,把他牢牢踩死在地上。

      金發修女笑嘻嘻地俯視男人,同時將巨錘高高舉起。

      「偷懶的孩子就要好好地——死刑懲罰?」

      巨錘狠狠砸在男人的頭上,男人連慘叫都來不及叫,腦袋就開了花,血水碎
    肉濺射得到處都是。

      金發修女若無其事地轉向其余幾個男人。

      「霍拉,這邊又有新的垃圾了哦,趕快收拾一下……只剩下三分鐘了哦?」

      剩余的男人發了瘋一樣拼命搬運尸體,有的人甚至不顧一切地一人同時扛起
    兩具尸體,但沒扛幾個來回就因為體力透支而跌倒在地。金發修女毫無憐憫之意,
    照例走上去一錘把那人的腦袋砸開了花。

      除此之外,動作遲緩、哭泣、發出的聲音太吵……各種各樣微小的事情都可
    以成為金發修女「懲罰」的理由——而「懲罰」的內容毫無例外全都是死刑。有
    時候甚至僅僅是因為金發修女突然心血來潮,巨錘就會落在某個男人的頭上。

      白色的過膝長靴在男人們紛亂的腳步中悠閑地來回走動,浸滿血的巨錘舉起
    又落下,不時有工作中的男人倒下,變成腦袋爆裂的尸體。對于不斷慘死在自己
    身邊的同伴,剩余的男人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全都拼命地繼續手上的工作,生
    怕下一個慘死的就是自己。

      新的尸體不斷產生,搬尸的男人卻越來越少,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在規定時
    間里搬完尸體的希望也越來越渺茫。

      不過當然,金色鬈發的修女本來就沒指望過他們能完成,她更多地是想看著
    男人們在死亡恐懼中拼命掙扎的悲慘模樣而已。

      給予一點點希望,但又一點一滴地將希望剝奪。當意識到最后一絲希望也被
    無情奪走的時候,獵物們眼中的那種恐懼與絕望是最高的。

      「還剩下十秒鐘哦,加油?九、八、七……零!時間到?」

      金發修女的倒計時結束了。

      僥幸沒慘死在金發修女手中的男人還剩下四五個,但地上的尸體卻還有近十
    具,其中有好幾具是剛剛被金發修女的巨錘砸死的。

      那四五個男人頓時覺得天都塌下來了。有幾個呆呆地原地站立著,臉上充滿
    絕望;還有兩個當場嚎啕大哭起來。

      「呼呼呼,很努力地工作了呢,來,給你們獎勵?」

      金發修女隨手一錘,旁邊一個男人的腦袋被打成碎片飛了出去,剩下的無頭
    尸體撲通一聲倒下,倒在他幾秒鐘前還在扛著的另一具尸體上。

      另一邊,騎在男人尸體上殘虐強奸(本人硬說是自慰)的黑發修女終于沖上
    了快樂的絕頂高潮。隨著高亢的浪叫,穿著黑色漆皮緊身裝的美麗身體曲成個大
    大的弓形。在無比的快樂沖擊下,黑發修女全身都劇烈顫抖起來,緊身裝和超長
    過膝靴上的漆皮在顫抖中閃閃發光,性感無比。與此同時,大量的愛液從胯下噴
    出來,匯入男人的血泊中。

      這時候男尸已經被她折磨得毫無人形可言了,脖子以上的部分更是像被剁碎
    的肉塊一樣,只剩下一團血肉渣糊了。

      醉人的高潮持續了近半分鐘,黑發修女戀戀不舍地從男尸上站起來,男尸的
    肉棒經過她瘋狂的榨取,已經變得血肉模糊,軟不拉塌了。黑發修女拔出日本刀,
    順手往男尸的胯部扎了幾刀,把男尸的命根徹底剁成肉糜,然后才心滿意足地轉
    身向金發修女走過去。

      「在玩什么呢?那是什么倒計時?」

      「沒什么,就是想著時間差不多了,該最后收拾收拾了。」

      金發修女一邊回答一邊扛著巨錘走到一個男人跟前。金發修女莞爾一笑,那
    男人嚇得一屁股癱坐在地上。金發修女笑著揮下巨錘,正中男人的右腳。只聽見
    咣隆一聲,巨錘與水泥地板交擊發出鈍響,那男人右腿自膝蓋以下的部分就像紙
    一樣,瞬間被砸成了肉泥。那男人殺豬一樣痛嚎起來,金發修女再一錘從他的頭
    頂砸下,頓時腦漿四濺,慘叫聲曳然而止。

      「說的也是。」

      黑發修女悠閑地踏著貓步,漂亮的黑色過膝長靴踩出一連串咯噔咯噔的響聲。
    剛才激烈的奸淫和連續的高潮似乎一點沒有耗費她的體力,只是讓她身上沾滿了
    鮮血、精液和愛液,使她看起來更加淫靡性感。

      旁邊一個氣息奄奄的男人爬過來抱住她的一只長靴,虛弱地哀求著:「求、
    求求你們饒過我吧,無論做什么我都愿——」

      黑發修女還沒等他說完,直接就一刀從他的天靈蓋上插了進去。鋒利的日本
    刀輕易穿過了男人的頭蓋骨,深深地扎入頭顱內部,最后又從下巴穿出來。大量
    鮮血咕嘟咕嘟從男人的嘴里涌出來,把他最后的苦苦哀求變成一串含糊不清的低
    鳴。

      黑發修女就像剛踩死一只螻蟻一樣,表情沒有半點變化。她一只長靴踩在死
    去男人的肩膀上,把日本刀從男人的腦袋中拔出來。慘死的男人軟軟地倒在地上,
    天靈蓋上的窟窿不斷流出紅色的鮮血和白色的腦漿。黑發修女隨手一甩,一串血
    滴從刀刃上飛出去,就像在空中飄舞的血櫻一樣漂亮。再看日本刀本身,寒光逼
    人,連一點血跡都沒有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