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被采訪被下藥的女秘書
    被采訪被下藥的女秘書

    被采訪被下藥的女秘書

    叮咚!”
      一扇生銹的防盜門之后,出現了一張美麗而憔悴的面孔。面孔的主人,正是在網上炒的沸沸揚揚的“溫州女秘書性侵門”的女主角。她看著門外三個陌生的男人,很是警惕的問著:“請問你們是?”
      “你是吳小姐吧?我們是《真實八卦電視雜志》的記者,特地來采訪你的,上午給你打過電話的!這是我的記者證。”
      為首的瘦小男子一手遞過一個小本子,一手拿著無線話筒,笑容滿面的對女秘書說,眼神就像一只看到了雞的黃鼠狼。
      女秘書“哦”了一聲,在證件上掃了一眼,想起來上午的確接到過一個這樣的采訪電話,說是下午會過來,于是放松了表情,打開了防盜門。
      “歡迎歡迎,賈記者,請進請進!”
      雖然女秘書的身上穿著家居服,卻掩蓋不住她那婀娜的身姿。趁著著女秘書急急的跑到房間里,整理凌亂的沙發的時候,賈記者對著后面扛著攝像機的高大助手低聲的嘀咕:“好正點吔!”
      助手歪著腦袋,一撇嘴,低聲嘟噥道:“廢話,長得不正點,怎么會被有錢的老板看上!”
      “啊,對不起,家里有點亂。幾位,請隨便坐,不用客氣。”
      女秘書將雜物堆到了角落,帶著不好意思的神情客氣的說道。她打量了一下來訪的客人,覺得和印象當中的記者有些不一樣。為首的賈記者,眼神很是放肆;扛著攝像機的大漢,身上透著一股子兇氣;最后一個提包的跟班,面黃肌瘦的,臉色很不健康,就像是得了什么大病似的。
      “也許是我多心了吧?”
      女秘書心里暗暗的想著。偏偏未婚夫又不在家里,她開始有些后悔這么干脆的把陌生人引入家中。
      “我來介紹一下,我姓賈,吳小姐叫我賈記就可以了。這是攝影師小王,這是我的助手小李。我們今天來,是專門為了吳小姐在網上發的帖子所揭露的事情,想要請吳小姐做一個專訪。”
      賈記者的口齒便利,三言兩語就把目的說明了。女秘書聽完,臉上閃過一絲喜色,把剛才對他們的懷疑拋在了一邊,急忙說道:“哎呀,這真是太感謝你們了!有了你們雜志的幫助,我一定能揭穿張某華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的真面目!”
      “啊,不用謝,這是我們應該做的。請吳小姐先準備一下,我們把攝影機安放好了,就可以開始訪談了。不過,吳小姐,我看你的臉色不太好,還有你身上的衣服,似乎也不是太適合攝像,你看,吳小姐你是不是需要稍微換一下衣服?”
      女秘書有些不好意思,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服裝,立刻回答道:“那,我就先進去換件衣服了。請你們幾位稍等一下。”
      姓王的攝影師在一旁利索的答道:“沒事,你好好的化化妝,我們要安好攝像機,還要試鏡,有一陣子忙的。你盡管去,沒事!”
      于是,女秘書關上自己的房門,脫下身上的家居服,換上一身正式的辦公室女裝,還在臉上化了一下淡妝,以遮住自己憔悴的面孔。在這個過程中,外邊不時的傳來模糊的話語和物品碰撞的響聲。
      “在做準備嗎?”
      女秘書的心里暗想著。
      門開了,修飾一新的女秘書帶著一陣香風,走了出來。正坐在沙發上抽煙聊天的男人們眼前一亮,貪婪的打量著眼前的職業裝女性。賈記一掐煙頭,從沙發上彈起來,吆喝著:“開工了!開工了!都他媽的給老子快點起來!吳小姐,請坐你到鏡頭前來,我們馬上開始訪談。”
      女秘書很是淑女的坐在正對著鏡頭的沙發上。因為有些緊張,她不自覺的舔了舔紅艷的嘴唇。坐在女秘書對面的賈記一見這種情況,很是熱心的遞上一瓶新開的茶飲料,對她說:“來,美女,喝一口,緩解緩解情緒。很多人第一次面對鏡頭的時候,都是會有點緊張的啦。只要稍微適應一下,就好了。”
      “謝謝!”
      女秘書接過賈記遞過來的茶飲料,輕輕的抿了一口。接著,仿佛是這一口茶水勾起了她的饑渴,女秘書又接連喝了幾大口。看著女秘書喝下了不少茶飲料,賈記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不易覺察的詭笑,和攝影的小王交換了一個眼神,以正式攝像之前的交流為名,開始和女秘書東拉西扯起來。
      折騰了好一陣子,賈記看女秘書臉上出現了微微的緋紅,知道時機已到,這才開始了采訪問答。一開始,賈記的問題還比較的正統,可是,當女秘書不自覺的閉緊自己的大腿,偷偷的摩擦起來的時候,賈記的問題就變得極其有挑逗性了。
      “吳小姐,你在被老板插入的時候,通常用的是什么姿勢呢?”
      “啊?這個問題……”
      “吳小姐,請你配合一下,做一下完整的說明,好嗎?我們的觀眾對于這些問題可是很好奇的啊!”
      “我……這個……”
      “這樣吧,我給你做個提示。從你發到網上的照片上來看,吳小姐你是不是經常使用背入式呢?”
      “……有時候是的……”
      “那么,請問吳小姐在和老板做愛的時候,還用過什么樣的姿勢?”
      “……還有正面的……”
      “那在吳小姐和老板做愛的時候,有沒有感覺到什么快感?”
      “沒有!絕對沒有!我是被他強奸的!怎么可能會有快感?”
      女秘書反應強烈的叫起來,她覺得自己的身體有些不對勁,比如說,下身突然變得濕潤起來。就在剛才被問到有沒有快感的時候,她感到自己的身體莫名的出現了一股燥熱,同時,心里升起了一陣要把身上的衣服脫下的沖動。
      “那么,吳小姐,請問你和你的男朋友有沒有發生過性關系?”
      “這個……”
      “有還是沒有呢?吳小姐?按說,現在的男女朋友之間,通常都是有著這種性關系的吧?”
      “有的……當然有的啦。”
      “那么,你和你的男朋友是在什么時候發生的性關系呢?”
      “……大概……有三四年吧……對不起,我覺得有點熱……”
      見女秘書拿出一方小手帕,開始擦汗,賈記和小王對望了一眼,露出了詭計得逞的神色,又把剛才那瓶茶飲料遞了上去,同時,熱心的說:“沒關系,通常被我們采訪的人,都會有些緊張。一緊張就容易出汗。而且,吳小姐,你穿得太正式了,家里又沒有開空調,難免會覺得有點熱的。這樣吧,吳小姐要是覺得太熱了,就把外套給脫下來吧。”
      “這樣不太好吧……”
      “沒關系的啦。”
      “是啊是啊,這是我們攝像時很常見的現象啦,無所謂的。”
      操作著攝像機的小王,也在一旁幫腔。被體內的燥熱弄得有些昏頭昏腦的女秘書,也沒有多想,迫不及待的脫下了自己身上的套裝上衣。當女秘書的紅色文胸輪廓在薄薄的絲質襯衣之下浮現出來的時候,在場的三個男人,齊刷刷的露出了垂涎的表情。然而,神智已經不夠清晰的女秘書,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一切。
      “吳小姐,我們繼續訪問?”
      “啊?好的,好的……”
      “那么,吳小姐,你和你的男朋友,一般喜歡用什么樣的姿勢呢?”
      “那個,我們一般都是正常的姿勢啦。”
      “也就是面對面的姿勢?”
      “是的啦。”
      “那你的男朋友有沒有要求你為他做過口交呢?”
      “口交?有,哦不,沒有啦……”
      “有還是沒有呢?”
      “……偶爾一兩次啦……”
      “那你為男朋友做口交的時候,下面有沒有很需要呢?”
      “下面……有時候會想要啦……”
      “那這個“有時候”是什么時候呢?”
      “就是,有的時候啦……”
      “比如說呢?比如說現在,你有沒有需要呢?”
      “啊?現在?不……有,有點熱熱的啦……”
      賈記得意的一笑,看著眼神開始迷離的女秘書,大膽的把嘴巴湊到了她的耳垂邊,突然伸出長長的、靈活的舌頭,在耳垂上一舔,笑嘻嘻的說:“那現在,你又是什么樣的感覺呢?”
      本來已經被有意的挑起了情欲的女秘書,遭到這樣的突然襲擊,只感到腦中“嗡”的一聲,一股熱流從身體的最隱秘處噴薄而出,一下子把薄薄的內褲都弄濕了。雖然在心里意識到了不對勁,可是,身體卻完全不受控制的癱軟了,千言萬語卡在喉嚨里,就是說不出一個字來。
      看到女秘書的纖纖素手無力的擋上來,給人一種欲拒還迎的誘惑力,賈記和小王知道詭計已經完全得逞了,于是撕下了偽裝,一齊對著面前這塊毫無抗拒的成熟美肉發動了攻擊。一旁的助手小李見到這種情況,畏畏縮縮的也想湊上來分一杯羹,卻被攝影師兇眼一瞪,呵斥了一句,不得不悻悻然的退回到一邊的角落,把腦袋深深的埋進沙發里,想要做到眼不見,心不煩。
      賈記和小王明顯是合作默契,一個脫上身,一個扒褲子。不到五分鐘,兩男一女三個人,就完全赤裸的暴露在攝像機的鏡頭下。女秘書的神志已經完全模糊,身體只是本能的追逐著快感,兩只手按著下身的蜜處,不停的動著,淫水滴落在沙發上,匯成了一灘。
      小王貪婪的捏住女秘書的一只豐滿乳房,一邊手口并用,一邊叫道:“他媽的這小妞奶子可真大,怕是有C罩杯吧?又嫩又滑,真他媽的夠味!”
      賈記分開女秘書的兩條大腿,將手指一根根的插進女秘書彈性十足的小屄,一直到第三根手指將她的緊狹小屄塞得滿滿的,心不在焉的回答:“要不那個張老板怎么會看上她?據說,只要一有機會,張老板就會去摸這小妞的奶子呢!”
      “那是,要是是老子,也要天天好好的摸上她幾百下才甘心呢!這么彈手的奶子!”
      “哼,這下面的這張嘴,也不是普通的哪!又有彈性,里面又有好多的褶子,要是插進去,不曉得有多舒服呢!”
      “難道是什么“名器”聽說那個張老板每次都是幾分鐘就完事了……”
      “不用猜,老子先來試試水!”
      男人們把女秘書的身體平放在沙發上,賈記將女秘書的兩條白生生美腿呈M形壓在身下,用矗立良久的兇器,頂開女秘書的薄薄陰唇,就著洶涌的淫水,一口氣插到了最深處。小王則一手扶住女秘書的一條美腿,一手抓在她的豐滿乳房上,還用自己的粗長雞巴在女秘書的精美小臉上甩來甩去。看起來,要不是忌憚女秘書的牙齒會咬傷雞巴,小王早就把粗長的雞巴塞進女秘書的口中了。
      “……啊……好舒服……好舒服……用力,更用力一點……日死我吧……”
      “噢……好爽啊……這個小妞的里面……會吸奶……老子終于明白了,那個張老板為什么……幾分鐘就繳槍了……”
      配合著女秘書無意識的淫叫,賈記大力的在女秘書的彈力小屄里抽動著,臉上的表情仿佛是在注射“四號”五官都擠得面目全非了。小王在一邊看得心頭火起,那根粗長的大雞巴更是硬到發痛,恨不得現在立馬把賈記從女秘書的身上拖下來,好自己挺槍上馬。當然,最慘的還是窩在一旁的小李,被三人的淫詞浪語挑撥得一柱擎天,卻又不敢自己手淫,硬挺著一桿長槍在那里,別提有多受煎熬了。
      “噢……噢……”
      “啊……啊……”
      只見賈記的動作越來越快,幅度也越來越大,頭上、身上也不時的冒出幾根青筋,一幅猙獰的面孔。這樣日了幾分鐘,賈記大叫一聲,緊緊的壓在女秘書的身上,將大量的精液注入了女秘書的體內。直到將最后一滴精液都留在了女秘書的小屄里,賈記才頹然的讓開位子,從女秘書的身體上退下來。
      一邊的小王早就已經等的不耐煩了,一見賈記讓開位子,馬上替補上去,對準女秘書那個粉嫩的小屄,一下子盡根沒入,大力的抽插起來了。
      小王的雞巴比賈記的要長了一大截,這一下子插進去,身下的女秘書立刻有了更加敏銳的反應,四肢自動的糾纏了上來,口中的呻吟,也一下子加大的一個等級。
      “啊……啊……好粗啊……要被插穿了……”
      “好爽啊……不會真的……是名器吧……真是可惜啊……”
      一邊的賈記開始穿起衣褲,聽到小王的話語,翻了一個白眼,笑罵道:“有得爽就不錯了!可惜個屁!這樣的貨色,可不是我們這些草根享受得到的呢!”
      “……啊……不管怎么說……這下是賺到了……”
      小王的身體明顯比賈記強上一些。在女秘書的銷魂洞屄里,足足堅持了十分鐘的時間,才算是一瀉如注。當小王從女秘書的身體上下來的時候,發情中的女秘書,已經被兩個男人的輪奸送上了高潮,癱軟著身體,不時還突然的抽搐一下。
      “呵呵,這藥還真管用,你看這個小妞,都他媽的爽翻天了啦!就是他媽的太難搞到了,要不然,我們搞起女人來,還不是小菜一碟?”
      賈記看著還剩下大半的茶飲料,小心的收在包里,感慨的說。
      “不過,這東西也他媽的太貴了!就他媽的這么一丁點兒,就要他媽的六張老頭!老子買得起也他媽的用不起啦!”
      “喂!臭丁,他媽的輪到你了!還不快上!”
      小王穿上褲子,見到小李還是窩在沙發上,沒有動靜,馬上怒喝一聲,嚇得小李急忙從沙發上爬起來,急急的脫下褲子,用滿是針眼的手臂,顫抖著扶住細小的雞巴,對準被小王干得一片狼藉的污穢屄口,慢慢的插了進去。然而,由于在之前聽了太久的床戲,太過于興奮,小李只是在女秘書緊緊的小屄內動了幾下,還不到三十秒,就貢獻出了自己保留了幾年的精華。
      “呵呵,真他媽的沒用!”
      一邊嘲笑著尷尬的小李,一邊收拾著攝像機,三個人帶著記錄下女秘書淫蕩表現的影像,興沖沖的離開了女秘書的出租小屋,只留下赤身裸體的女秘書,帶著一身的污物,失神的斜躺在破舊的沙發上。

    字數:4996
    【完】